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八章

    完颜允敦、王思温、烈鲁谷、弥里吉和腊葛一字排开,双手环胸伫立在完颜家的门前。

    对面则是三位即将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惊吓的正主儿——小眼小鼻子的大胖子宣威使耶律蒲宁、瘦削阴沉的林牙耶律谋鲁姑和一副青白面孔的驸马都尉萧恳德,他们周遭围立着几十位辽兵。

    更外围的则是看热闹的女真族人,男女老幼一大群皆瑟瑟缩缩的,深怕受到池鱼之殃,可又因禁不起诱惑,只好躲远一点看,准备风头不对拔腿就逃。

    "你们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伤我的部下,就算你们是辽国人,也照样饶恕不得!"耶律蒲宁首先开口大骂。

    五个人都轻蔑地冷哼一声,没有理睬他。

    "你们想造反吗?"萧恳德沉声道。"还不快快束手就擒,或许可以让你们死得痛快些!"

    五个人再次冷笑声予以回应。

    耶律谋鲁姑皱眉道:"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头?为何敢说如果咱们不来,就会让咱们后悔莫及的话?你们知道咱们是谁吗?敢如此说大话的人,不是呆子,就是有点身分,可你们不搞清楚对象就胡乱来,后悔的可会是你们自已!"

    弥里吉这时才开口。"甭管我们的身分,我那主子说了,你们瞒上欺下,搜刮良民,罪该万死,主子要你们把历年搜刮来的财物加倍奉还给他们,然后自行回京请罪。"几何话一出口,不但三个烂官瞪大了双眼,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,就连女真族人也都议论纷纷,直道他疯了!

    耶律蒲宁和萧恳德蓦地大笑出声。"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!原来是几个疯子!"萧恳德笑着说。

    "或是白痴!"耶律蒲宁也附和道。

    耶律谋鲁姑却较为谨慎些,他仔细思索着,敢用这种口气对他们说话的没有几个人,太后不可能来这儿,皇上也言明今年春猎不来了,而且,这两个人都还好说话,最可怕的是正直不阿的恒王,可是……他刚喜获麟儿,不可能突然撇下娇妻和爱儿跑到这边疆地带来抓他们的小辫子吧!听下面的人说他们的身手绝佳,耶律谋鲁姑臆测着,那些人极有可能是倚赖着功夫高,想来这儿帮他们的女真族友人出气,或是想来分一杯羹。但不论如何,耶律谋鲁姑冷笑一声,他们这次是找错对象了!

    "我猜,你们的身手应该相当不错吧?"耶律谋鲁姑冷声道。"想借此来讹诈吗?那你们可找错对象了!"

    "原来如此,"耶律浦宁恍然大悟。"难怪会那么嚣张,也是啦!不嚣张怎么唬得住人呢?可惜碰上我们,怕你们是要偷鸡不着蚀把米了!"

    萧恳德摇摇头。"真笨!连对象都没搞清楚就出手,这下子连命都要赔掉了!"

    五个人面面相觑,唉!这三个好官真是死到临头还不自知啊!

    "哟!外头怎么这么热闹啊?让找瞧瞧。"随着娇滴滴话声出现的是貌若天仙,如沉鱼落雁般的小小,只见她肌肤白皙、天生丽质,顾盼之间更是能倾倒众生的绝色容貌。

    不但耶律蒲宁和萧恳德看得两眼发直、嘴巴大张,就连一向不好女色的耶律谋鲁姑也一时哑口不能言,四周的辽兵们就更不用说了,满地的口水都几乎可以养鱼了!

    小小嫣然一笑,顿时,咽口水的声音响彻四周。"哟!原来是三位大人咧!"她娉婷的走至王思温等人前方。"不知道有什么要事得劳烦三位大人一起来啊?"

    "我要你!"萧恳德脱口道。

    小小眨眨眼。"要我?"

    "不行!"耶律蒲宁抢着说:"她是我的!"

    小小挑挑眉,"你的?"

    "我从未跟两位争过,"耶律谋鲁姑仍直盯着小小。"这次请两位让给我。"

    小小皱皱鼻。"让给你?"

    "不行!只要有了她,我什么女人都可以不要了!绝不能让!"萧恳德坚决地道。

    小小点点头。"不能让?"

    "我管你们让不让,她只能是我的!"耶律蒲宁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小小打了个呵欠。"又是你的。"

    "你们已经有那么多女人了,为什么一定要跟我抢这个呢?"耶律谋鲁姑抱怨道。

    小小无奈地说:"是他们和你抢,不是我。"

    "那我把所有的女人统统送给你们,我只要这个就好了。"萧恳德死都不愿放弃。

    小小茫然地道:"我要你的女人干嘛啊?"

    "我把所有的女人和一半的家产让出来,这样可以了吧?"耶律蒲宁说。

    小小点点头。"家产我收了了,女人你还是自己留着吧!"

    "我只有家产,没有女人,全让给你们了!"耶律谋鲁姑更是慷慨地说。

    小小呢喃道:"原来钱这么好赚啊!三两下我就成了大富婆了!"

    "不必唠叨这么多了,说吧!要什么条件你们才肯放弃?"萧恳德问。

    小小眉开眼笑地说:"把你们的财产全让给我!"

    "你没有资格这么说,别忘了,你已经有老婆了!"尚未娶妻的耶律谋鲁姑抗议着。

    小小叹道:"老婆你们自己收着,财产给我就好了。"

    "有老婆又怎么样?"也有老婆的耶律蒲宁反驳道,"不能三妻四妾吗?"

    小小不耐烦地说:"几百妻几百妾都没关系,财产给我就是了!"

    "你们要委屈她做小?"耶律谋鲁姑愤怒地说。"你们居然要委屈这位像仙女似的姑娘做小?"

    小小愕然道:"怎么?我是燕隐的小老婆?"

    "好了!"萧恳德大喝一声。"让这位姑娘自己选,这样最公平了。"

    小小迷糊地看着他们。"选什么?"

    "你长得最好看,当然这么说。"耶律蒲宁不情愿地说。

    小小评论道:"可还是没有我相公好看。"

    "那你要怎么……"萧恳德陡然转向小小,失声叫道:"你成过亲了?"

    "是啊!"小小无辜地说。"有什么不对吗?"顿时,三个人全瞪着她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萧恳德率先回神。"没关系,我会让你忘了他的存在。"

    小小蹙起眉。"恐怕不太容易喔!"

    "我会对你非常非常好,好得让你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我。"耶律谋鲁姑动之以情的说。

    小小怀疑道:"没有人能比他对我更好的了。"

    "你要什么我都会买给你,任何东西郁可以。"耶律蒲宁诱之以利的道。

    小小撇撇嘴。"我又不缺什么。"

    萧恳德想了想。"不管怎么样,你先在我们三个之间选一个就是了。"然后抢下人就走,管她有没有相公!

    "选一个?"小小眨着无邪的大眼看着他。"干什么?"

    "选了再告诉你。"

    "这样啊……"小小低头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"这么难选择,那我来帮你选好了。"一阵清朗的说话声传来。

    三只色狼同时望向刚从门口走出来的清俊男人,也同时脸色大变的惊呼道:"王爷!你在这里做什么?"

    王爷?!屋里的人都惊讶的瞪着冷肃着一张脸的耶律隆庆,想道:外头的那个是王爷,那里边这个……"那?奇怪了,你们能来,我为什么不能来?"耶律隆佑反问。

    小小扯扯耶律隆佑的袖子。"你干嘛那么早出来了。"

    "早?"耶律隆佑摇摇头。"里面都快起火灾了……还早啊!我要是现在不出来,待会儿可就没戏唱了。"

    "我这边的戏都还没开锣呢!他那边就冒火了?"小小咕哝道。"怎么那么没耐性啊?"

    "还没开锣?"耶律隆佑惊叫出声。"那要是开锣了,他不就立刻爆炸了?"

    "真不过瘾!"小小嘟囔道。

    "王爷,"萧恳德迟疑地叫道。"我记得这位似乎……不是齐主妃吧?"

    "如果我没记错的话……"耶律隆佑看看小小,点点头。"应该不是。"

    "那么王爷……"耶律谋鲁姑也犹豫着。"有侧妃了吗?"

    "没有,"耶律隆佑再次摇头。"现在只有伊娃苏一个。"

    "那这位……"耶律蒲宁仍不放心地望着他。"王爷有兴趣?"想来他们还不死心哪!

    "我可不敢有兴趣。"耶律隆佑露齿一笑。

    "怎么,你们有兴趣?"

    三个人同时面露喜色,还猛点头。

    "可她是别人的老婆耶!"他好心的提醒着。

    "那不重要,"萧恳德看看其他两人。"不过,王爷放心好了,我们一定会给他适当的补偿的。"

    "补偿?"耶律隆佑重复道,"那也得问问人家愿不愿意吧?"

    三个人望一眼,两个同是耶律家的皇族,另一个也是耶律家的女婿,虽然跟齐王的关系有一点运,可也辽算得上是自己人,想来,齐王应该不会干涉他们的私事吧?君子有成人之美嘛!

    萧恳德耸耸肩。"那可由不得他不愿意了。"

    "是吗?"耶律隆佑忽地露出诡异的笑容。"你们怎么不问问她是谁的娘子?"

    "不必问了,是谁的都一样。"耶律蒲宁摆摆手。"就是要他把人让出来就是。"

    "可真嚣张哪!"耶律隆佑咕哝道。

    "不行耶!"小小突然一脸不好意思的说。三个人皆不约而同地开口问:"为什么不行?"

    "如果你们把我带走了,我相公就会很生气。"小小露出一副瑟缩畏惧的模样。"而他一旦生起气来啊!好可怕的呢!"

    萧恳德拍拍胸脯。"有我在,你不用怕。"

    耶律谋鲁姑挺挺胸。"放心,我会保护你的。"

    耶律蒲宁扬扬下巴。"看他能奈我何!"

    小小看看他们,又低头想了想。"还是不行,你们还是先问问他比较好,如果他同意了,我一定会高高兴兴的同你们走,如何?"

    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叠声说:"好、好,叫他来问问,我们一定会让他同意,然后你就得乖乖的随我们走喔!"

    耶律隆佑摇头叹息,王思温、烈鲁谷、腊葛和弥里吉则咧嘴直笑,完颜允敦就更别提了,他可是兴奋地直喘气呢!

    小小侧向身边的耶律隆佑。"老二,麻烦你吆喝他出来一下,就说有点事想问问他……"

    "问我什么?"低沉温怒的声音随即打断了她的话。耶律隆庆早已站在门口许久,却让王思温王人给挡住了,所以没让人瞧见,这会儿他一出声,五个人忙让开一条路,腊葛和弥里吉也回身施礼。

    "王爷。"

    "燕隐,你出来了啊?怎么不出点声通知我们一下嘛!"小小边抱怨边走过去抱着他的胳膊往前拉。"来、来、来!这儿有三位大人正想问你话呢!"

    "是吗?"寒酷凌厉的目光一一扫过大惊失色、连退三步、全身簇簇直抖的三个人,耶律隆庆踏前一步。"想问我什么?"

    "是啊!想问什么就赶快问啊!"小小一脸天真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三个人面白唇青,嘴巴几度开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连一点儿声音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"不好意思说啊?没关系,我来帮你们说好了。"小小瞟了他们三人一眼,转头对耶律隆庆:"他们说想要我耶!还说愿意把他们所有的女人和财产拿来换我,叫我选择他们之间一个好跟着他走……

    耶律隆庆的脸色僵冷阴晦,只见眼前三个人颤抖得更厉害,想辩驳、想求饶,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"我告诉他们我成过亲了,可他说会让我忘了……"小小指着萧恳德,萧恳德立刻全身一僵,双脚发软地跪下。

    "我就告诉他们那不容易,可他也说会对我很好,好得让我死心塌地……"手指头指向了耶律谋鲁姑,耶律谋鲁姑也同样立刻扑通一声跪下。

    "我也告诉他没有人能比你对我更好了,可他也说啦!说他会买任何东西给我……"耶律蒲宁胖大的身子也马上矮了一截。

    随后走出的完颜银术和四位头目,和周围所有的女真族人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怎么三位高高在上,一向以欺压他们为乐事的好官现在居然不但连话也说不出,甚至连站也站不住了?而且还跪在平日与他们一同工作、一同喝酒玩乐的"朋友"面前?

    而辽兵们更是不知所措地望望我、我看看你,最后瞧着风头好像真的不怎么对,便一个接一个的跟着跪下了。小小却仍不想就此放过他们。"他们还说不管你同不同意,我都得同他们去,所以,他们要是给你什么补偿,你最好是收下。"

    三个人闻,立刻即头如捣蒜的连声哀呼求饶。"饶命啊!饶命啊!我们不知道她是王妃啊!饶命啊!王妃娘娘,饶命啊!"

    "怎么了?"小小状似无辜地眨眨眼。"是我说错了什么吗?还是你们要自己说才比较清楚?免得让王爷会错意了可不好。"

    后头的完颜银术再也忍不住了,猛一扯儿子。"告诉我,儿子,他到底是谁?"

    完颜允敦始终乐得合不拢嘴。"阿爹,各位叔伯,前面那一位正是辽国的兵马大元帅、震天将军、恒王爷耶律隆庆,而小小姑娘当然就是恒王妃娘娘罗!"

    在场的人全张大了口,一时合不拢。

    "是我瞒了几位,在我绑了王妃娘娘后,却也被王爷给逮着了。"完颜允敦顽皮地眨着眼。"可人家不但一点也没怪罪我,还跟着我一起到咱们这儿来帮咱们,那宽大的胸襟、磊落的气度,可真教人佩服得紧哪!"

    "他……他真……真是……"完颜银术结结巴巴地说。"恒王……爷?"

    "是恒王爷没错。"完颜允敦点点头。

    完颜银术呆楞了半晌,突地猛拍了一下儿子的后脑勺。"你这小兔嵬子,为什么不早告诉我?我还傻傻地找人家拼酒呢!"

    完颜允敦耸耸肩。"那是王妃娘娘的意思,她怕惊动了那三个狗官,王爷就看不到该看到的了。"

    "那现在……"

    完颜允敦露齿一笑。"看戏罗!"

    同时,另一边的戏码则上演到最高潮。"你们都想要我的娘子恒王妃,嗯?"耶律隆庆满脸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"不敢,王爷,下官不敢……"他们齐声道。

    "你们刚刚是这么说的啊!"小小不忘扇风加油。"他们每个都想要耶!燕隐。"

    "不、不,不是……"他们连声否认。

    闻言,小小那明媚的大眼睛陡地一瞪。"那你们的意思是我说谎罗?"

    他们呆了呆,结巴道:"没……没有……"

    小小这方又展颜欢笑。"那就是承认你们都想要我罗?"

    说是也不对,不是也不对,三个人只能尴尬地楞在那儿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"他们还说愿意把财产统统『捐』出来耶!"小小继续挖他们的根、刨他们的底。

    "你们是这么说的吗?愿意把财产『捐』出来?"耶律隆庆意有所指地问道。

    三个人哪会不明白耶律隆庆的意思,各个垂头丧气地应着。"是,王爷,下官们『愿意』。"

    "算你们聪明。"耶律隆庆点点头。"弥里吉!"

    "属下在!"弥里吉恭身应道。

    "回去后记得让大惕隐司(辽国掌管皇族事务的机构)清查他们的财产,然后送到这儿来交给完颜酋长,记住了吗?"

    "记住了,王爷。"

    耶律隆庆冷冷地看着他们。"怎么萧勤德没来?"

    "他……呃!呃……对这……没、呃……他对这些事没兴趣,对吧?"小小替他们回答。"可他对这些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丑事居然视若无睹,朝廷要个睁眼瞎子做什么用?"

    耶律隆庆略一思索,随即回身吩咐:"思温,这儿个就交给你了,先押回京交给大惕隐司送入大牢,就说审问时我要在场。烈鲁谷,你回去找上宿直司让他们另外派个郡监过来,再叫萧勤德自己回京到宿直司报到,等我回去后再办他。弥里吉、腊葛,你们俩也跟着他们回去。"

    耶律隆庆转向直挺挺的跪在面前的三个人,脸上一片肃然。"你们搞些什么勾当自己一清二楚,别怪我不顾人情,送你们进大牢,也别想着向太后、皇上求情,他们都知道我的脾气,绝不会插手的!"

    三个人的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,可他们却连一个字也不敢吭一下。

    耶律隆庆又转向完颜银术。"完颜酋长,你可相信我让我带回去处置他们?"完颜银术忙向前恭身道:"王爷,您的正直无私是众所皆知的,完颜银术绝对相信他们会得到应有的报应。"

    "好,那就这样了。"耶律隆庆颔首。"腊葛,把他们带走,先把他们关在萧勤德那儿,明日一早你们就出发回京。"

    "是,王爷。"

    应声后,腊葛和弥里吉便押着三个后悔莫及的倒楣鬼离去,随着他们狼狈的被押解而去,突如其来的欢呼声骤然响起,每一位女真族人都跳着、笑着,神情是那么的欢愉,所有的怨气怒意似乎在这一瞬间全都宣泄殆尽了。

    "我回去后会跟皇上说,春猎时少来扰民,海东青的要求也要适可而止,有是最好,没有也就算了,犯不着拿人命来换。"耶律隆庆再次宣布。

    欢呼声再起高峰,声响震天,传得老远。完颜银术感激涕零地说:"王爷,您真是我们女真族人的大恩人……"

    "不,"耶律隆庆摇摇头。"这是我早该做的,却耽搁了这么久,该是我问你们说对不起才是。"

    见大家高兴,小小更高兴,她眉开眼笑的说:"好了,好了,别谢过来谢过去的了,该想着这值得喝一杯好好庆祝一下才对。"

    又来了!耶律隆庆蹙起眉。"小小……"

    "来、来、来!上次只和完颜族长拼过,不算数,这会儿得和众位头目一起拼过才算……"完颜银术笑着,众头目也笑着,完颜允敦、耶律隆佑同样笑着,但耶律隆庆可笑不出来了,他感觉得到,这一次可不会像上次那样那么轻易过关了。"小小……"

    小小双眼一眯,不悦的说:"怎么,你怕了?咱们的大元帅、大将军怕了?上阵杀敌都不怕,倒是怕了几杯酒?"

    "不是……"

    "不怕就好。"小小神色一展,突然转身大叫:"各位、各位,请听我一句……"

    她又想干什么?耶律隆庆心中陡然升起一阵不安。待得大家伙儿全安静下来后,小小便清清楚楚地说道:"各位,为了补偿各位所受委屈,王爷说了,若有人能将他灌醉,免女真族十年上贡。"

    震天价响的欢呼声响起,所有的人全都一窝蜂挤上前来,酋长、头目耶律隆佑、完颜允敦皆闷笑不已,只有耶律隆庆一人满面愁容。

    "天哪!这下我死定了!"

    翌日清晨,小小神清气爽地走出房间,把三个好官扔进了牢里,又玩了一整夜,到现在她还兴奋不已呢!到了前屋,碰上阿司满,阿司满恭恭敬敬地问:"王妃娘娘,您起身了,要用早饭了吗?"

    "是啊!他昨儿个好像没喝多少嘛!"

    "这您就不知道了,王妃。"阿司满好笑地说。"昨儿个夜里主爷醉倒了之后,大伙儿就盯上了齐王爷,结果……"

    "他也阵亡了?"小小笑问。

    阿司满点点头。

    "那约莫也要睡上一整天了?"

    "应该是吧!两个都是被抬上炕的,照经验来看,是得睡上一整天。"

    "哈!"小小嗤笑一声。"两个耶律家的人都这么没用,两三下就瘫了,还得瘫上那么久才爬得起来。"

    "他们是被灌了不少老酒,这也怪不得他们。"

    "那可不成,男人这么没用,就得赶紧换了。

    我说酋长夫人,"小小三八兮兮地降低了音量。"你瞧你们族里哪一个年轻小伙子是又俊又壮的?让我拐了王爷的财物跟他溜了吧!"阿司满失笑。"什么呀?王妃,就因为王爷醉得爬不起来了吗?"

    "那当然,"小小理所当然地昂起下巴。"没人陪我玩,我当然就自己找人陪罗!"

    "你敢!"

    小小和阿司满吓了一大跳,转头望向通道口,只见耶律隆庆扶着墙正站在那儿瞪着小小,他的脸色实在有够难看,白里透青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吐出来,澄蓝清澈的眸子中布满了血丝,瞧着实在是乱恐怖一把的。

    小小赶忙过去扶他过来。"你怎么起来了?干嘛不多睡一会儿?"

    耶律隆庆脚步虚浮的晃到大炕上坐着。"老婆都要跑了,我还能睡吗?"

    小小干笑两声,转头说道:"酋长夫人,又俊又壮的小伙子就不必了,现成的这个我就将就着用好了。"

    阿司满憋着笑说:"我……呢!我去替王爷弄点解酒汤来。"说完就赶紧转身走人,一心想到后头好好笑上一笑去。耶律隆庆靠着墙闭上眼,小小心疼地摸摸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"很难受吗?再去睡一会儿嘛!"

    耶律隆庆睁开单只眼瞅着她;"好让你去找又俊又壮的小伙子?"

    小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,"没关系,你一睡醒,我就甩了他,当他是填补空缺的就好了嘛!"

    "那也不行,"耶律隆庆又闭上眼。"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,谁也不许碰一根寒毛!"

    "谁要让他碰来着?"小小撇撇嘴。"只不过是要他带路,领着我到处玩儿嘛!"

    "那何必需要又俊又壮的小伙子?"

    "耶!既然要出去玩,当然就得找个赏心悦目的玩伴,难道要我找个夜叉鬼不成了?"小小辩驳道。"搞不好还没开始玩我就先被吓昏了!"

    "吓昏?"耶律隆庆嘲讽道:"这天底下还有吓得了你的事吗?只怕是没有。"

    "去!"小小习惯性地往耶律隆庆的大腿上坐去。"我说老爷,咱们什么时候要回家啊?我很想念咱们的胖小子耶!"

    "我还以为你不想回家了呢!"

    "你才不想回家呢!"小小娇嗔道。"既然这儿的事办完了,我们就赶紧回家,然后我要私底下把你灌醉一次。"

    耶律隆庆候地张开眼,诧异地看着她。"还想灌醉我?干嘛?你有虐待狂啊?"

    小小的脸蛋突地酡红一片,长长的睫毛垂了下去。"呃……你……呃……你喝醉时……呃……很……呃……可爱……"他双眉一挑,"可爱?"一副很不赞同的语气。

    "还有……呃……性……呃……性感……"她的声音细得几乎听不见,可耶律隆庆仍是听见了。他双眼一亮,想到刚到这儿的那一晚。"是这样吗?那我们过午就启程回家去吧!"

    "神经病!"小小忍不住骂道。"连路都走不稳,还想问家?"

    耶律隆庆想了想,最后道:"明天,我们明天回家。"

    "那……"小小斜睨着他。"我们赶得及夏捺钵吗?"

    夏捺钵?耶律隆庆闻言,不禁张口结舌。原来她不是为了儿子,更不是为了性感的他,而是为了夏捺钵呵!

    有了前车之鉴,耶律隆庆把小小看得可更紧了,几乎是寸步不离,即使他不得不暂时离开她,譬如上朝时、检军时,他也会让弥里吉、腊葛代替他紧跟不放就算到了太后那儿,他俩也会伫立在兴天殿门口等待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要付出一点代价一套暗器手法,加上另一套剑法,才能换得小小不逃不离,乖乖的让他们两个跟着的承诺,可耶律隆庆这代价倒是付得心甘情愿,因为,只要小小平安无事的留在他身边,就算他一身的功夫全让她给学了去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看在一直躲在他们四周伺机而动的李元昊眼里,却是既妒恨又焦急,这样下去,他就是等上一辈子也没机会攫走她啊……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