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待续

    自北京到杭州,迢迢三千里,骑马或坐马车自然是最快,可是佟桂不擅骑马,一路乘马车疾行至杭州保证会颠去半条命,如此一来,搭乘航船走大运河成为满儿唯一的选择,自京城什-海乘船南下至杭州拱宸桥,一路畅行,舒适又便捷。

    只要不晕船。

    幸好,他们三个没有人那么娇弱会晕船,而且还满享受这趟旅程的风光,航船靠岸载客时还可以溜腿下去买买当地的特产,好不悠哉。

    「福晋,奴才……」

    「闭嘴!」满儿横眉怒眼瞪住塔布与佟桂。「我说过多少次了,在内城里我已经作够福晋了,出外城我想放假作个普通夫人不可以吗?」

    由于不想引人注目,她和佟桂都换上粗布汉服,像个普通人,平平凡凡的反倒自在,偏偏佟桂与塔布那两张嘴巴不听话,老是福晋福晋的鬼叫,好像恨不得通告全天下的人她是谁似的。

    佟桂与塔布相对一眼。「是,夫人。」

    满儿点点头。「别再忘了哟!」

    「是,夫人。」塔布夫妻俩齐声恭应。

    「好,你刚刚要说什么?」

    「奴才是说,夫人要不要换艘大一点的船,或者咱们自个儿租一艘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用、不用,」满儿连连摇手。「船小靠岸方便,只要事先说一声,就算咱们迟了点儿,船家也不会自顾自开船走人。而且跟其他二、三十个乘客一起也比较热闹,航程那么远,多点儿伴一块儿聊天消磨时间不是挺好吗?」

    说到这,她两眼瞥向前方另一艘船。

    「我才不要坐那么大的船,船上又只有那么几个人,成天光是看过来看过去都看腻了,那多无聊啊!」

    塔布瞄了一下。「那好像是温贝勒的船。」

    「哼!就知道不是富商大贾就是豪门权贵!」满儿不屑地背过身去,不想再看。「刚刚买的蟹黄饺子和翡翠烧卖呢?快拿出来吃吧!」

    「在这儿……啊~~还热着呢!」

    「太好了,不过……呃,算了,没筷子就没筷子,用手抓吧!」

    「还有一壶琼花露酒哟!夫人。」

    「哇,真是太享受了!」

    不过这只是上半截,船行一过徐州,不得了,谁都知道江南多雨,尤其是在梅雨季里,那雨简直会下到人发霉骨头发烂,这还不打紧,最怕的是雨一多水就涨,若是风再大一点,眼看滔滔河水滚滚浪花,那光景还真是有点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未久,不幸的事果真发生了……——

    待续-敬请期待《出嫁必从夫》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