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十八回元凶授首明真相

但文凤看得很满意了,心中暗道:“楚小枫的手下并非弱者。

大先生仍然坐在木椅上,望望老少双怪恶斗的情形,目光中似有无限惊异。

楚小枫笑一笑道:“大先生,如是单从外表上看,你展露这一招,似是有些惊世骇俗,但你可知道,为什么吓不住我?”

大先生的目光,凝注在楚小枫的脸上,道:“大概是因为有文凤在你的身后,你相信她的援手,一定能救了你。”

楚小枫笑一笑,道:“你错了,大先生,我不是觉着她能救我,而是我相信,你杀不了我。”

大先生缓缓站了起来,道:“有什么理由。”

楚小枫道:“你太大意了,我如不知道你的弹指神功,到了如此境界,你突然出手,可能会杀了我,或是伤了我,但你太爱表现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唉!楚小枫,我这样,已经证明了我杀人的能力,不过是举手之劳,但你竟不怕,”

楚小枫道:“因为,知道的事,总可以防备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好!你小心了。”

忽然一指点了过去。

楚小枫静立未动,右手由下面向上一翻,反扣大先生的脉穴。”

大先生霍然向后退了一步,道:“那一本剑谱,果然落在了你的手中,而且,你已经看完了这本剑谱。”

楚小枫道:“何以见得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因为,对付弹指神功的手法,就在最后一章,而且,你已经学会了。”

楚小枫道:“大先生,如若你的武功,只是在那本剑谱上学的,老实说,“你会的,我都会,也许我没有你精湛。”

大先生点点头,道:“好!如此说来,确实不能留你了。”

楚小枫道:“明天,就是春秋笔出现的日了,我虽然还不太清楚你和春秋笔之间的关系,但我想一定有关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楚小枫,你实在太聪明了,不过,据我所知,太聪明的人,一向都活不长久。”

楚小枫道:“不是在下聪明而是阁下把别人都看得很笨,像阁下这样的大张旗鼓,难道真能够瞒过天下人的耳目吗?就像你戴上个面具,就觉着自己可以隐瞒身份,别人就认不出你是谁了呢?”

大先生道:“至少,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人能够认出我是谁。”

楚小枫点点头,道:“这一点,你确实藏得很好,不过,这也不是永久之策,总有一天,别人会取下你脸上的面具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其实,用不着别人来取,应该取下来的时候,我就会自己取下来。”

楚小枫道:“可惜,我们等不到那时刻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楚小枫,你是不是很想看看我的真面目?”

楚小枫道:“一定要有条件么?”

大先生道:“对!条件就是你告诉我,什么人给了你那本剑谱。”

楚小枫暗暗叹息一声,忖道:看来,事情有点眉目了。

心中念转,口中说道:“那个人,和你有关么?”

大先生道:“交换条件,你只要详细的说出你取到这本书的经过,我就把面具取下,给你瞧瞧!”

楚小枫道:“大先生,咱们之间,哪一个可以使人相信?”

大先生望望老少双魔和简飞星等搏斗的情形,道:“他们还有得一段时间搏杀,会留给咱们足够的时间,楚小枫,你要快些决定。”

楚小枫道:“决定什么?”

大先生道:“咱们谈的条件!”

楚小枫道:“我已经决定了,我觉着,我的可信程度,要比你大一些。”

大先生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楚小枫道:“意思是,你先取下面具,我们见识过了你的真正面目之后,在下再告诉你那本剑谱的来历、经过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哦!”

楚小枫道:“就我们两人而言,我的信用,似乎是要比你高一些了。”

大先生沉吟了一阵,道:“可以,不过,你要先答复我一件事,那本剑谱,现在何处?”

楚小枫笑一笑,道:“我总不能毁了它。”

大先生道:“那是说还留在人间了?”

楚小枫道:“对!所以,三五年之后,可能会有很多个楚小枫出现江湖,所以,我对自己的成败,并不太重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楚小枫,有些武功,并不是有了剑谱,就可以练成的,最重要的是,他要有足够的才慧和天赋。”

楚小枫道:“我知道,他们会找到这样的人,也有足够的时间。”

大先生道:“你不相信,一个人会有那样的气量,读过那本剑谱之后,会把它留在世上。”

楚小枫道:“你可以不信,但我已经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,严格点说,那已经不是一本剑谱了,而是一本记述很多武功的密录,它包括了拳,掌,指法等各种武功。”

大先生道:“楚小枫,你可曾想到,那剑谱尚在人间,也可能造就成我这样的人物。”

楚小枫道:“对!你这一说,我倒是觉着了,得赶紧毁了它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好!这方面,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文凤道:“楚公子,不能答应他,毁了那剑谱,他再杀了你,那就可以天下无敌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文凤,最毒妇人心,古人诚不欺我。”

文凤冷笑一声,道:“大先生,我不知道,你是否还有一点人性。”

大先生戴着面具,无法看到他的怒容,但可从他的目光中,看到他的怒火。

文凤看到了那目光,那是一种强烈的侵犯目光,文凤立刻提高了警觉。

楚小枫也作了最严密的戒备。

这大先生确有人所难及之能,竟然把冒起的怒火,硬给压了下去。

楚小枫冷笑一声,道:“大先生,阁下忍耐功夫,实在叫在下有些震惊。”

文凤道:“他已经阴到了骨子里了。”

楚小枫道:“大先生,你如再不出手,咱们只好先出手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两位是一齐出手呢?还是一个一个的来?”

文凤道:“这是我们的事了,不劳阁下费心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好!两位可以出手了。”

文凤道:“大先生,你的用心,我很明白,你希望等到援手到来,是么?”

大先生道:“不错。”

文凤道:“可惜,我们不给你这个机会了,”突然一掌拍出去。

大先生不闪不避,竟然准备硬受一击。

文凤掌势接近大先生的前胸之时,突然收了回来。

大先生道:“为什么不打下来。”

文凤道:“你这样阴险的人,竟然不肯闪避,想来是定有准备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文凤,你如这样胆小,又如何能够伤得了我。”

文凤道:“楚公子,我越想这个人越觉着不太对劲,所以,我收回了这一掌。”

楚小枫道:“对!他身上可能穿的有防身盔甲。”

文凤道:“如是防身甲,那也罢了,不过,我想他可能会在甲上装有什么毒针。”

楚小枫道:“以这个人的心机之深,此事倒是大有可能。”

成方一抬手,拔出长剑,递给楚小枫。

楚小枫一剑在手;冷冷说道:“大先生,接招。”

忽的一剑,刺了过去。

文凤一扬右腕,一道寒光,由袖中疾射而出。

大先生对那刺来的剑势,射来的寒芒,直看作枯枝、朽木。完全未放在心上。

长剑刺中了大先生的小腹,那飞来的寒芒,也射中了大先生的前胸。

这两处,都是致命的地方。

但闻叮叮两声,那刺中的长剑,有如刺在了坚硬的铁片之上。

射中大先生前胸的寒芒,“也如撞在了坚壁之上,当的一声,弹了回来。

那是一柄柳叶飞刀。

大先生迅快出手,大拇指和中指,捏住了楚小枫的剑身。笑一笑,道:“真正的武功变化之妙,不在招式的繁复,而是在其手足上的运用,你虽然学会了大罗十二式,但却无法施展了。”

楚小枫笑一笑,道:“大先生,在下很佩服阁下的设计,武林中人,像阁下这样做一副铁甲穿在身上的,实在也不太多了。”

文凤不知何时,手上已经戴上了尖利的指套。

她紧紧的站在楚小枫的身后,双目盯注在大先生双手之上,他只要一出手,文凤两双尖利的手指必然就会抓向大先生。

四英和简飞星,一直严密的监视着老少双怪。

楚小枫连连遇上险境,但他一直能保持着适当的镇静。

这份镇静工夫,使他一直保持着最后的反击能力。

文凤轻轻吁一口气,道:“楚公子,时间施下去,对咱们绝对不利,不如现在一拼,咱们还有机会。”

楚小枫道:“好!”右手一推长剑,飞起一脚踢向大先生的小腹。

文凤也同时出手,右手抓向大先生挟剑的右腕,左手指锋,指向大先生的咽喉。

大先生身躯疾转,右手加力,捏断了楚小枫右手的长剑,同时也避开了两人的攻击,左手借势还击,一掌拍向文凤。

文凤手指上尖利的指套,似是大先生的克星。

他可以不把百练精钢的长剑放在眼中,但对那指套却有着很大的顾虑。

这就使得这一场搏斗中,文凤占了很大的光。

楚小枫被连续弄断了两支长剑,内心中,实在也有些不是味道。

文凤强猛的攻击,使得楚小枫有着很充分的准备时间。

大罗十二式。

虽然只是断去了一截的剑,但却不减威势。

文凤十三招连环的攻势,只攻出了九招,但却被楚小枫这成猛的剑势给逼了下来。

她知道大罗十二式的威力,激荡的剑气,容不下她联手合攻。

大先生一直在三尺方圆的地方上转动,他的点穴斩脉手法。封住了文凤的凌厉攻势。

如非他心中对那尖厉的指套有所顾忌,也许早已把文凤击杀在手下。

但楚小枫的大罗剑式,却是完全的不同了。

那凌厉的剑招,有如泰山压顶一般,迫得大先生不得全力应敌。

只见他双手挥动,用手腕迎向了楚小枫的剑势。

一阵叮叮当当的金铁交鸣之声,硬声楚小枫手中的断剑给封挡开去。

大先生对大罗十二式的变化,早已精娴于胸,封开四剑之后,乘隙反击,呼的一拳,直捣过来。

这一拳,正捣人大罗剑法的空隙之中。

拳凤暗劲,直逼而上。

楚小枫已和不少高手动过手,但却从没有见过发此强烈的拳劲。

逼人的暗劲,把楚小枫震得向后退了三四尺远。

文凤又欺身而上,攻出了三招。

楚小枫再度挥剑,攻了上去。

三个人,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搏杀。

文凤凌厉的指锋,加上楚小枫的大罗剑式,也只不过和大先生保持个半斤八两之局。

那大罗剑式,威力强大,但幸好是文凤也对大罗剑招有着十分的了解。

所以,她可以配合楚小枫的剑势。

开始之时,楚小枫和文凤的配合,还无法极为佳妙的合作,但打了一阵之后,两个人的配合,逐渐的熟练起来。

指锋、剑招、也因熟练的配合,更是凌厉,大先生原本应付两人十分轻松,但逐渐的却十分吃力的了。

简飞星和四英一直盯着老少双怪。

老少双怪却没有十分注意简飞星和四英,大部分注意力,都投注在三人的搏斗之上。

文凤一面挥指狂攻,一面说道:“大先生,我还认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能耐,现在感觉到,也不过尔尔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你们距离胜利之路,还很遥远,不要太早得意。”

文凤道:“大先生,至少,我对你的畏惧,已经消除,你也不过是一个人罢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过去呢?你把我青成什么?”

文凤道:“过去,我把你看成了一个神。”

大先生道:“文凤,大先生,就是大先生,你要小心了。”

忽然间右手一振,手中己多了一把金剑。

那是一尺五寸的短剑。

但这一把短剑,一人大先生之手,立刻威力惊人。

楚小枫纵横的剑势,立刻被封闭住。

文凤的指锋,也在那柄金剑之下,被逼了开去。

原来微微落在下凤在大先生,忽然间又占了优势。

简飞星长刀一挥,道:“兄弟,要不要我来帮忙?”

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,道:“刀过无声简飞星,你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抬头看去,不知何时,两个穿着黑衣的中年人,已出现在大厅之中。

文凤娇声道:“退!”当先向后跃退了五尺。

楚小枫紧随着退了下来。

大先生收了金剑。

文凤道:“老三、老四。”

两个黑衣人冷冷的望了文凤一眼道:“二先生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大先生道:“怎么回事,二先生背叛了咱们。”

两个黑衣人缓步前行,直到大先生的身边,才停下脚步。

简飞星本来要发作,但却被楚小枫示意阻止。

大先生冷笑一声,道:“三先生,四先生,你们怎么来的。”

两个黑衣人躬身应道:“我们绕过了含沙射影,杀了四个自己的人,才进入厅中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好!好!老三,那手执断剑的就是楚小枫,我把他交给你了,杀死他。”

左首的黑衣人应了一声,举步对楚小枫行了过去。

文凤冷冷说道:“于老三,你给我站住。”

于老三停下了脚步,道:“二先生,什么事?”

文凤道:“刚才,我们和大先生动过了手。”

于老三道:“那是背叛?”

大先生道:“对!彻头彻尾的背叛。”

文凤道:“我只好告诉你两件事。”

于老三道:“好!你说?”

文凤道:“我们和大先生动过手了,而且,还话着……”

于老三接道:“二先生,如若你说的是个笑话,这笑话,并不好笑。”

文凤道:“这不是笑话,而且,很严肃!”

于老三道:“哦!”

文凤道:“重要的是,大先生并没有杀死我们,那证明了大先生也是个人,并不是神,他和我们一样;只是武功稍为强了一些,而且,也没有强过我们很多。”

于老三冷笑一声,举步对楚小枫行了过去。

文凤道:“于老三,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楚小枫?”

于老三道:“奉命。”

文凤道:“奉谁之命?”

于老三道:“自然是大先生?”

文凤道:“大先生是谁?”

于老三呆了一呆,道:“大先生就是大先生,有什么好怀疑的?”

文凤冷笑一声,道:“不论是谁,戴上那一个面具,都可以是大先生,对么?”

于老三道: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

文凤道:“我想不通,大先生究竟是何许人?”

于老三回顾了大先生一眼。

大先生冷冷说道:“于老三,你在怀疑什么?”

于老三道:“我在想二先生说的话。”

大先生道:“二先生说的话,如何可以相信?”

于老三道:“她的话,是不可以相信。”

大先生冷冷说道:“于老三,难道,你也动了叛离之心?”

于老三搓一搓双手,道:“文凤姑娘的话,说的不错,我们杀人。拼命究竟是为了什么?你一直在命令我们,但你又是谁?”

大先生道:“我是大先生。”

于老三笑一笑道:“大先生又是谁?”

大先生道:“我就是我。”

于老三摇摇头,道:“这些年来,我们心中,都有一个疑问?我们唯命是从的,究竟是准?这疑问,在我们的心目中,构成了很大的负担……”。

大先生接道:“你们既有此疑,为什么不说出来?”

于老三道:“这疑问早在我们心中生根,但却一直没有说出来的时机。”

大先生道:“现在,时机到了,对么?”

于老三道:“是!”

大先生回顾了四先生一眼,道:“钱老四,你有什么感觉?”

钱老四道:“和老三一样,我觉着,这件事,需要澄清一下。”

大先生道:“难道你们怀疑我的身份?”

钱老四道:“这些年来,我们一直没有见过你的真正面目,现在,我们需要看看。”

大先生道:“看过之后呢?”

文凤道:“看过之后,我们会商量出一个办法。”

大先生道:“于老三,钱老四,我等你们的答复。”

于老三道:“文凤说的对!先了解你的身份之后,我们才能商量出一个办法。”

大先生突然转过身子,向外行去。

文凤厉声喝道:“站住。”

大先生加快了速度,奔向厅门。

突然间,两个人出现在厅门口处。

两个穿着灰衣大褂的瞎子。

是含沙、射影。

这两个人,瞎了几十年,但他们武功高强,而且练成了人所难及的听觉和嗅觉。

他们能听到十丈内落叶的声息,也能够从人体的气息中,分辩出来人是生人或是熟人。

大先生奔行极快,几乎和两个人撞在了一起。

收住脚步,大先生疾快的向后退了五步,道:“是你们?”

含沙、射影,是两个人的外号,他们双眼瞎去之后,就苦练一种绝毒的暗器,和两个人精奇的武功,配合施用。

没有人能知道他们攻出的一招中,是否有暗器配合,所以,死伤在他们手下的人,相当的多,就像沙漠中的毒虫,含沙射影一样凶厉。

两个人的绰号,越来越响亮,反而把两个人的真实姓名给掩没了去。

这两人本是孪生兄弟,再经过数十年的合作,早已心意相通。

他们姓洪,先出生半个时辰的老大叫洪飞,老二叫洪山。

含沙洪飞,冷笑一声道:“是大先生么?”

大先生道:“很高明的记忆力,我记得,只和你说过一次话。”

含沙洪飞道:“那已经很够,不论任何人的声音,只要咱们兄弟听过一次,那就永不会忘记。”

大先生一皱眉头,道:“含沙,射影……”

洪飞,洪山齐声应道:“大先生。

大先生道:“你们如若确定了我是大先生,怎能如此的无礼。”

射影洪山冷冷说道:“大先生,咱们兄弟在这个组合中,只不过是个从卫的身份,但却是一向奉命唯谨,从来没有误过事情。”

大先生道:“不错,你们兄弟执行令谕,一向严谨,从不询私,本组合光大在即,两位实在是很好的刑堂主持。”

含沙洪飞道:“不必啦,人贵自知,我们兄弟在武功上,也许还过得去,但双目不能见物,很难追觅千里,缉拿人犯,很难主持刑堂。”

楚小枫心中暗道:“这两人虽然也加入了这个神秘组合之中,但仍保有着他们性格。

大先生双目中已暴射出怒火,但人还没有发作,缓缓说道:“你们既然知道还是这个组合中人,也知道我是大先生,怎会对我如此无礼。”

文凤接道:“他们虽然知道了你是这个组合中人,也知道你大先生的身份,但含沙,射影,一向是很认真的人,他们对你召来同道,杀死他们的属下一件事,极为不满。”

大先生冷笑一声,道:“洪飞、洪山,你们可知道,杀你们率领的防守之人,是什么人么?”

洪飞道:“什么人?”

大先生道:“是三先生和四先生。”

射影洪山冷笑一声,道:“这就更使我们兄弟不解了,既然是三先生和四先生,为什么竟然会杀死了咱们自己人?”

含沙洪飞冷冷说道:“我们奉命守卫此地,任何人不得擅人,想不到,三先生和四先生,竟然不惜杀死自己的人,冲来此地,何况,目下的禁令,尚未解除,有人冲入了这座茅舍之中,咱们兄弟,还应该负责,对么?”

大先生道:“我以大先生的身份,告诉你们,于老三和钱老四,是奉我令谕之召,赶来此地,你们不用管这件事,退回去吧!”

洪飞道:“大先生,但是这个组合中,最首要的人物,说出的话,就算是令谕,但前令未解又下了这样一道令谕,实在叫咱们做属下的无所适从了。”

大先生冷笑一声,道:“你们可知道,传出令谕,要你们防守此地,任何人不得进入的,是什么人呢?”

洪飞道:“咱们只知道奉命行事,却不知道是什么人?”

大先生道:“很不幸,咱们这个组合中,出了一个叛徒,那就是对你们传下令谕的二先生。”

洪飞道:“哦!二先生背叛了大先生。”

大先生回顾了文凤一眼,道:“不错,现在,二先生就在此地,我召来了三先生和四先生,就是要处置此事。”

洪山道:“大先生,咱们兄弟,没有眼睛看人,但是我们的感觉之中,好像是大先生准备在逃走一样。”

大先生怒道:“含沙、射影,我已经对你们曲予纵容了,你们这等目无长上,难道,就不怕组合中的严厉规戒么?”

洪飞道:“怕!所以,咱们才一直严遵令谕,一直兢兢业业于本身的职责。”

这两兄弟,你言我语,说来倒也顺理成章,大先生顿有着语塞之感。

这时,钱老四突然开了口,道:“含沙、射影,你们兄弟先行退去,我和老三杀了你们属下的事,过一天自会给你们一个交代。”

洪飞笑一笑,道:“四先生这么说,我们兄弟就担当不起了,在下和舍弟告退。”

两个人的态度,突然大变,恭恭敬敬行了一礼,退了回去。

大先生望着两人的背影,眼中是一片很奇怪的神色。

于老三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大先生,现在,咱们应该继续谈谈咱们的事了。”

大先生冷冷说道:“你们是不是早约好了,一起背叛于我?”

于老三摇摇头,道:“没有,大先生,我们只想看看你的真正面目,知道你是谁?”

大先生道:“看过之后呢?”

于老三呆了呆,望着钱老四,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。

钱老四略一沉吟,道:“大先生,你是咱们的首脑,咱们对你一向敬服,想不到,咱们之间,似乎是一直没有开诚相见。”

于老三道:“对!大先生,我们希望你取下面具,大家面对面的好好谈谈,照你大先生的说法,咱们这个组合在一个月内就可以完成我们多年的心愿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不错,行百里路半九十,现在,应该还不是我取下面具的时候。”

文凤道:“大先生,你所谓的大局将定,是把我们也一起算计进去了。”

大先生冷冷说道:“文凤,你一直在用心挑拨,是么?”

文凤道:“过去,我们一直把你视作首脑,遵从你的令谕,冒险犯难,从无一句怨言,但你自己想想你的作为,哪一件事,能叫我们相信?”

大先生道:“过去,难道你就一直没有想到这些问题么?”

文凤道:“早就想到过了,不过,不像现在这么明朗。”

于老三道:“大先生,二先生说的不错,我们心中早就有些对你不信任,只不过,我们没有说出来罢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既然是早就不信任了,为什么不早说出来?”

钱老四道:“说出来,也得有说出来的机会呀!”

文凤道:“你一定想知道,我就告诉你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好!我也希望,你们能明明白白的说出来,是不是早有了勾结。”

文凤道:“你又猜错了,我们没有勾结,大家对你的怀疑,都是深藏在心中,你的神秘,不但使我们疑心,也使我们畏惧,疑心虽早,不过,不敢说出来,你除了由我代你传谕的本寨之外,又设了两处发号施令的营寨,墙无百日不透凤,你那些别具用心,不但我觉着,大概老三,老四,都已经心中有数,你究竟在玩的什么手法?”

大先生冷冷一笑,答非所问的道:“你们有了问我的胆量了?”

文凤道:“楚小枫的启示,你千方百计的要杀他,但他还是好好的活着。”

大先生道:“我主要的,是要留他活口,如是我想杀他,哪还有他的命在。”

文凤道:“我是很清楚,在襄阳时,你想杀他,后来,你也想杀了他,只是中间,有一次,你想要生擒他。”

大先生沉吟了一阵,道:“所以,你也敢背叛我了。”

文凤道:“哼!不止是我,只怕接近你的人,都已有背离你的用心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于老三、钱老四,你们说,你们是不是也决心背离我了?”

两道炯炯的眼神,不停的转动,逼视两人。

于老三吁一口气,道:“大先生,小弟等只是想多了解一些大先生。”

在久年积威之下,接触到了那凌厉的眼神,两个人不觉间生出了畏惧之心。

大先生道:“你们所谓的神秘,就是我戴了一个面具,是么?现在,我如取下面具呢?”

于老三道:“大先生,这正是咱们日夜祈求的事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好,我可以立刻取下面具,不过,你们现在,要表明一下立场,第一,我要你们决定,我如取下了面具之后,你们是否还听从令谕行事?”

钱老四道:“如若今后彼此之间,真能但白相处,我们自然还会听从大先生的令谕。”

大先生道:“那很好,我如若要你们杀了文凤呢?”

于老三呆了一呆,道:“你是说二先生?”

大先生道:“对!”

于老三道:“这个,她是二先生的身份,我们如何能以下犯上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她已经背叛了我,由现在起,取消她二先生的身份,然后,由你递补。”

最后这句话的诱惑力量很大,于老三不自禁的望了文凤两眼。

文凤冷冷说道:“不要听他挑拨,他要你们出手,但你们自己想想看,是不是一定能够杀得了我。”

大先生道:“老三,二先生的武功,决不会在你之上,”

于老三回顾了钱老四一眼,道:“你看看,这件事,咱们应该如何?”

钱老四道:“我看,这件事,咱们得冷静的想一想。”

大先生道:“想什么?”

钱老四道:“想一想看,我们应该如何自处,这大概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。”

于老三道:“最后机会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钱老四微微一笑道:“你想想,目下情势,似乎是咱们最后一个抉择了,如若咱们的选择不对,那就只有一条路走?”

于老三道:“什么路?”

钱老四道:“死亡。”

楚小枫冷冷说道:“还有一条路,阁下没有想到?”

钱老四道:“什么路?”

楚小枫道:“流芳百代和遗臭万载,人生短短数十年,都会死亡,但有些人死去之后,却被尊敬如神,至少,提到他,无不心怀敬意,但有些人,死去之后,提到他,人人都会骂他几句。”

钱老四沉吟不语。

于老三吁一口气,道:“一个人,死都死了,还管后世的人骂不骂,反正人死了,也听不到。”

摘飞星道:“于老三,你们虽然都是用的排行相称,但我知道你是谁,大丈夫生于人世,要活的顶天立地,就拿你们这些人来说吧?一个个、都有着非常的武功,都有着极高的成就,就算不能成为一代武学宗师,但至少,也可以扬名立万,成为一代大侠。”

大先生道:“我们改扮易容,隐于暗中,只为了一个目的,那就是大展鸿图,有一天,我们会脱去伪装,堂堂正正的出现在江湖之上,不过,那时候,所有的江湖人,都会对我朝拜。”

楚小枫道:“这些为你打大下的功臣呢?鸟尽弓藏,你要如何处置他们?”

大先生道:“他们么?都是各大门户的真正主人……”

楚小枫道:“古往今来,不知有多少英雄人物,都会心存此念,你可曾看到了他们的成功?”

大先生道:“那是他们的方法不对。”

楚小枫道:“我想不出,你用什么方法?能够偿此心愿?”

大先生道:“这你不用知道。”

楚小枫道:“事实上,只怕你也未必有此能耐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哦!为什么?”

楚小枫道:“阁下只怕要先过了在下这一关才行。”

大先生道:“楚小枫,你认为,你真能拦得住我么?”

简飞星道:“还有我!”

大先生冷笑一声,道:“你,你不过萤火之光,也敢言和日月争明么?”

文凤道:“大先生,现在可不可以取下你的面具?”

大先生道:“可以,但你们还没有告诉我如何决定?”

钱老四道:“大先生,我看,这件事,还要你先委屈一下自己才行!”

大先生道:“怎么个委屈法?”

钱老四道:“先取下你的面具,等我们看清楚了你的身份之后,再作计议。”

大先生哈哈一笑道:“钱老四,看来,你也有背叛之意了。”

钱老四道:“就目下情势而言,咱们对大先生,难免会有些怀疑了。”

文凤和楚小枫已悄然移动身体,挡在了大门口处。

简飞星冷冷说道:“大先生,你已经众叛亲主了,还摆的什么威凤。”

楚小枫突然欺身而上,右手一探,向大先生脸上抓去,口中说道:“阁下既然不肯自行取下,那只有咱们自己动手了。”

一句话的时间,两人已经动手五招。

楚小枫未能取下大先生脸上面具,反而被大先生的雄浑掌力,逼得向后退了三步。

但文凤接连出手,指点、掌劈,倏忽间,攻出了七掌,点出五指。

大先生封挡开了文凤的攻势,楚小枫的攻势又到。

这两人连环攻势,虽然十分猛烈,但大先生仍然能从容应付。

钱老四回顾了于老三一眼,道:“咱们应该如何?”

于老三道:“咱们话已经说出了口,就算此咱们袖手旁观,他也不会放过咱们。”

钱老四道:“这话说得不错,为今之计,也只有想法子,逼他取下面具了。”

于老三点点头。

大先生虽然一直和楚小枫,文凤激烈搏杀,但他仍然保有着耳目的聪敏,听到了两人的说话。

忽然间,大先生拳法一变,招招如巨斧开山一般,劈了过来。

雄浑的拳凤,带起了呼啸之声。

楚小枫和文凤,都被那拳凤逼得无法还招。

忽然间,大先生飞跃而起,平飞如箭,向外冲去。

文凤和楚小枫已被他拳凤逼开,显然,已无法阻拦大先生的冲奔之势。

这时,刀光一闪,一道寒光,迎面劈下。

是简飞星。

原来,他发觉了大先生已存了逃走之心,悄然移动身躯,守在了厅门口处,劈出这及时的一刀。

只见大先生一扬拳,直向刀上迎去。

简飞星冷笑一声,道:“就算你练过金钟罩,铁布衫的功夫,但也很难承受我这一刀。”

暗加力道,刀劲去势更疾。

眼看拳势和刀刃就要相触一处,大先生拳头忽然一偏,以手腕迎向刀刃。

锵然一声金铁交鸣,简飞星的刀势竟被震开。

敢情,他这手腕之上,竟然戴了一枝金环。

但简飞星这一挡之势,文凤和楚小枫又围了上来。

老少双怪,却被华圆、成方、四英等围了起来。

于老三、钱老四,也极快的跟了上来。

钱老四大声叫道:“大先生,你如还不肯取下面具,那就别怪咱们对不住了。”

大先生目光转动,看看环围在四周的五大高手;心中实是感慨万端,五人之中,竟有三人,是他自己的属下。

楚小枫冷冷说道:“大先生,你如若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很成功的人,现在,应该已经证明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证明了什么?”

楚小枫道:“证明了你并未成功,鉴于江湖上很多的往例,你对他们并无太大的不同,你不是超人,也低估了人性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只要我离开了此地,你相信,我有很充分的能力,东山再起,就算这个组合中人,全数背叛了我,也无法阻止我再一次的成就。”

楚小枫冷笑一声,道:“你自信能够走得了么?”

大先生道:“你们五人合力,也许可以和我一决胜负,但我要破围而出,并不是太难的事。”

楚小枫心中暗道:以他武功之高,真的要闯出去,只怕是很难拦得住他。

只听于老三和钱老四,同时说道:“大先生如是一定要闯出这座大厅,只怕得先杀了在下。”

大先生怔了一怔,怒道:“你们,好大的胆子。”

于老三笑道:“就算是我们今日吃了豹胆,熊心,冒犯你大先生了。”

钱老四道:“你如真有东山再起的一天,只怕先要杀死我和于老三了。”

大先生厉声说道:“你们现在还有机会,跟我离开此地,重整组合。”

钱老四道:“太晚了,我了解你的为人,你不会放过我们。”

于老三道:“二先生,你怎么说,咱们听你的。”

文凤道:“这是咱们唯一的机会,不能放过他。”

于三先生哈哈一笑,道:“大先生,二先生传下了令谕,咱们是奉命行事,老四出手吧!”

钱四一点头,和于三联手攻了过去。

双方立时展开了一声激烈的博杀。

于三、钱四的武功都是一流的高手,攻势凌厉异常。

但大先生对付两人的攻势,仍然十分从容。

楚小枫低声道:“文姑娘,对付大先生,不用讲什么江湖规矩了,咱们出手吧!”

文凤一点头,两个人同时攻上。

大先生虽然武功高强,但要他单独的对付这四大武林高手,亦非易事。

二十余招之后,已然微有不支之势。

于三先生突然一个侧身,直欺人大先生的身前,右手一探,抓下来了大先生的面具。

他成功了,但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
大先生右手封开了钱四一记震心拳后,回手点出一指。

一道凌厉的指凤,穿裂了于三的护身真气,直插入太阳穴中。

这一击的凌厉,当真是看的人惊心动魄。

于三连哼也未哼一声,就倒了下去。

钱四先生疾攻两拳,退到了一侧。

文凤和楚小枫却拳脚齐施,狠攻三招,迫退了大先生。

钱四先生趁势抱起了于三。

但见于三的太阳穴上,有一个深过两寸的血洞,口鼻问也涌出鲜血,早已经气绝而逝了。

原来,这一指,不但洞透了于三的太阳穴,而且,也震伤了于三的大脑。

文凤、楚小枫,都把目光凝注在大先生的脸上。

那是张不俊,也不丑的面孔。

但使人惊异的是,看上去,他似乎是只有三十多岁。

文凤打量了一阵”道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”

大先生冷然一笑,道:“你们处心积虑的要取下我脸上的面具,如今取下来了,你们究竟得到了什么?只不过,使得三先生送了一条性命。”

楚小枫呆呆的望着那张陌生的面孔出神。

因为,他忽然发觉,那张面孔,眼神,并非是完全陌主,有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但楚小枫一时之间,却是无法看出他的身份,他究竟是什么人?

文凤轻轻吁一口气,道:“说的也是,你从来没有以真正的身份和我们见过,就算是取下了你脸上的面具,我们也一样无法认识你?”

楚小枫却突然冷冷说道:“好深的心机!”

文凤、钱四,简飞星都听得心中一动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楚小枫道,“他表面上是戴着一个面具,面具之后,又经过易容。”

大先生突然放声而笑,道:“楚小枫,你实在很聪明,告诉我,你怎么瞧出来的,我这易容之术,天衣无缝。”

楚小枫道:“肤色。”

大先生冷冷说道:“不可能,每一次,我都经过了很仔细的检查。”

楚小枫道:“于三先生,取下你面具时,你不应该闪避的,因为,就算取下了你脸上面具时,我们也一样的不认识你,但由于你的闪避,使他的指力失去了平衡,面具,带下了你脸上易容的部分药物。”

大先生点点,道:“如非留下这一点破绽,那就很完美了……”

纵声大笑一阵,接道:“就算是留下这一些破绽,但你们也一样认不出我的身份,对么?”

楚小枫道:“那倒不是,我倒觉着你有些似曾相识,你可敢除去脸上的易容药物。”

文凤道:“对!男子汉,大丈夫,既然已经取下了面具,为什么不肯再除去易容的药物?”

楚小枫道:“大先生,不论你是什么身份,什么人?但今天的局面,已经很明显,我们不曾放过你,不是你死,就是我们死于你手,这一点,大先生心中应该明白了。”

文凤道:“说的也是,不论你是哪一个,我们只要知道,你是大先生就行了。”

这时,突然响起了含沙的声音,道:“五先生和七先生到。”

随着那喝叫之声,楚小枫转头向大厅门户望去。

只见两人,并肩站在厅门口处。

那位五先生年约三十六七,天庭突出,两耳奇大,整个的脑袋,大过常人一陪。

这等怪异的像貌,应该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,但他给人的感觉,却有着一种冷厉、阴森。

七先生很年轻,年轻的给人一种感觉,他至多有十七八岁。

两个人打量了厅中的形势一眼,五先生冷冷说道:“二先生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文凤道:“老五智慧过人,何不猜猜看目下的局面,是何原因。”

五先生望望弃置于地上的面具,道:“那是大先生的面具,什么人把它取下来的?”

钱四先生接道:“于老三,他虽然取下大先生脸上的面具,但却送上了他自己的性命。”

望望于三先生的尸体,又望望大先生,五先生不禁一声长叹。

楚小枫低声道:“大哥,这大脑袋的人,你可认识?”

简飞星道:“久闻其名,但今日却是第一次见到他。”

楚小枫低声道:“他是谁?”

简飞星道:“金大相,又被称作大头鬼王。”

楚小枫道:“这人的武功如何?”

简飞星道:“传言中,十分厉害,据说,他的无相神拳,已经练到了不着皮相的境界,兄弟,一旦和此人对阵时,要多多小心,不可给他机会。”

目光一掠那位蓝衣年轻人,道:“至于那位年轻人,就完全不认识了。”

楚小枫道:“奇怪的是,我却好像见过他。”

简飞星呆了一呆,道:“真的。”

楚小枫道:“嗯!这中间,可能有什么原因,我得仔细的想一想。”

简飞星道:“目下情势,十分复杂,咱们也无法着手,只有暂时静观其变了。”

楚小枫点点头。

大先生淡淡一笑,道:“五先生、七先生认识我么?”

七先生道:“你是大先生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好!你们还认识我,咱们就好谈下去了……”

金五先生却摇摇头,道:“慢着,我还无法肯定,你是大先生。”

大先生呆了一呆,道:“你还不如老七?”

金五先生回顾了蓝衣少年一眼,道:“七先生太年轻,有些事,他想的不太周到。”

七先生冷冷说道:“我为什么想的不周到,他明明是大先生,你为什么不肯承认。”

金五先生道:“七先生,你几时见过大先生这个像了?”

七先生道:“我……”

望了大先生一眼,突然住口。

金五先生道:“我们见过的只是那一个面具,任何人戴上了向具,都可能是大先生,对么?”

大先生道:“难道你们只能由那个面具上,辨识我的身份么?”

金五先生道:“这些年来,你一直在这样培养我们,培养那一个特制面具的权威。”

大先生怒道:“金五先生,你……”

金五接道:“阁下不要生气,我说的很真实,你如真是大先生,那就成了作茧自缚,不过,我相信你不是。”

七先生道:“他是的。”

金五先生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七先生道:“我听他的声音很像?”

金五先生道:“很像!七先生,声音像的人很多,如若大先生要找一个替身来愚弄咱们,那人的声音,自然是要很像了。”

七先生道:“不!真的是大先生,我敢肯定。”

金五先生脸色一沉,道:“你问问二先生看,这大先生是不是真的。”

七先生回顾了文凤一眼。

文凤笑一笑道:“七先生,我的好兄弟,五先生说的不错,咱们无法肯定他是什么人?”

七先生摇摇头,道:“不!你们心中都明白他是大先生,但你们为什么不肯承认?”

文凤冷冷说道:“七先生,你冷静一下……”

七先生忽然一瞪又目,逼视在文凤的身上,接道:“我想不通,你们都知道他是大先生,但都咬着牙,不肯承认,何况,四先生刚刚还说过,那面具是于三先生由他脸上抓下来的。”

文凤道:“我不知道你是否听到了下一句,于三先生,只是取下他脸上的面具,但他却杀了于三先生。”

七先生道:“活该他死,谁要他对大先生不敬。”

飞身一跃,落在了大先生的身侧。

大先生目光一掠文凤,钱四,转注到金五先生的身上,道:“老五,二先生文凤和钱四,都已经背叛了我,你准备作何打算?”

金五亢生道:“于三先生被你杀了,六先生却死于别人之手,咱们七个人,还余下五个,都在此地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怎么?你承认了我的身份?”

金五先生道:“你一定要说自己是大先生,在下也就姑且相认。”

大先生道:“承认了就好,于三已死,文凤和钱四背叛了我,七先生一片忠诚,现在,就要看你的了。”

金五先生目光转动,不停的打量厅中的人,却没有回答大先生的问话。

显然,他在借这些时间思考。

楚小枫开了口,冷冷说道:“大先生,其实,你不取下面具,我也知道你是谁了?”

大先生冷然一笑,道:“你有这么聪明么?”

楚小枫道:“你可是不相信?”

大先生道:“我只相信咱们彼此之间的印象并不太深,明白点说,我不相信你会认识我。”

楚小枫道:“你可以不相信,但我会说出来。”

大先生双目中流露出嘲讽的神色,淡淡说道:“楚小枫,你如真能叫出我的名字,我就会除去脸上的易容药物。”

楚小枫道:“你就是排教教主。”

大先生哈哈一笑,道:“好!楚小枫,咱们匆匆一见,你竟然记得如此清楚,这一份记忆力,好令在下佩服。”

一面抹去脸上的易容药物。

果然是排教教主。

这时,最震惊的不是楚小枫和文凤,而是成方,华圆和排教四英。

他们做梦也想不到,这个神秘组合的主人,竟然会是他们心中最敬爱的教主。

楚小枫叹息一声,道:“勿怪你的消息是如此的灵通,勿怪你对我们了如指掌,原来,你是一个两面人。”

文凤道:“哼!原来,你是排教的教主,我记得你曾经告诉过我们,丐帮和排教,是我们两个大敌人,想不到,你竟然是排教的教主。”

大先生哈哈一笑,道:“成方。华圆,你们过来。”

成方、华圆对望了一眼,缓步行了过来。

楚小枫道:“成方,你们到哪里去?”

成方道:“回公子的话,我们来自排教,教主既然相召,自然要回到教主的身侧。”

楚小枫点点头,道:“说的也是。”

大先生对四英一招手,道:“你们也过来。”

排教四英,年龄较大,对是非之念,已经分得十分清楚,四人低声商量了一阵,由段山出面,抱拳一礼,道:“咱们身受教主栽培之恩,不能和教主为敌,但也不能听从教主之命,和楚公子为敌,实在是为难得很,所以,咱们兄弟只有以死相谢了。”

一掌拍向天灵穴。

四英几乎是同时动手,四具尸体倒下。楚小枫道:“四位不可。”

可惜,已经晚了。

大先生呆了一呆,怒道:“该死。”

目光转到楚小枫的身上,接道:“我如存心杀你,单是我摆在你身边的人,就足以制你死命。”

楚小枫双目尽赤,冷冷说道:“你已经逼死了四个心腹,难道还不知觉悟么?”

大先生冷笑一声,道:“你破坏了我的全局,今日饶你不得。”

文凤冷冷说道:“要杀楚小枫,先得杀了我文凤。”

钱四先生道:“还有区区在下。”

金五先生道:“看来,你一直都是在利用我们,所以在下也算一份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金五,大功将成,放眼武林,都将是我们的天下了,你竟然也背叛了我。”

楚小枫突然纵声而笑道:“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。”

这两句话,突如其来,听得全场中人,都为之一怔。

大先生道:“你明白什么?”

楚小枫道:“你不但冒充了排教的教主,而且,你也是春秋笔。”

大先生哈哈一笑道:“你怎么想出来的?”

楚小枫道:“唉!想不通个中关键时,确有着重重神秘,但一旦想通了,那就见怪不怪了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好!楚小枫,你如能说明这一点道理,我就告诉你全部内情。”

楚小枫道:“你本是春秋笔的衣钵传人,而且,和拐仙黄侗竟也有关连,但我肯定,你不是排教教主……”

大先生接道:“这一点你错了,我是货真价实的排教教主。”

楚小枫道:“你可能是教主,但不是真的,原来的教主,早被你害死了。”

大先生点点头,道:“不对!我们本是双生兄弟,所以,我没有杀他,只是被我囚禁了起来。”只听苍劲的声音,道:“任你诡秘千变,也无法永保隐秘,令弟,已被咱们救出来了。”

说话的竟然是武林中第一大帮的丐帮黄老帮主。

只见他身后跟着四大长老,和三十二名丐帮精锐的高手。

含沙、射影,也跟在身后。

在黄帮主的身侧,还有一人蓬营垢面的中年人,人虽老迈礁淬,但隐隐之间,却和大先生,有很多相似之处。

大先生叹息一声,道:“黄帮主,你也来了。”

黄老帮主点点头,道:“你一手愚弄江湖上黑白两道,实在是高明得很。”

大先生冷笑一声道:“黄老帮主,我早该杀了你。”

黄帮主淡淡一笑,道:“现在,我们总算明白了前因后果,你囚禁起来的弟弟,已经告诉了我们大部分情形,但我还有些想不明白?”

大先生道:“你还想知道什么?”

黄帮主道:“你究竟和春秋笔是什么关系?又怎会和春秋笔有此关连?”

大先生道:“我就是第三代春秋笔……”

黄帮主叹息一声,道:“春秋笔人人尊重,但你却做出了这等人神共愤的事。”

大先生冷笑一声,道:“含沙,射影,你们可也是要背叛我了?”

含沙道:“好说,好说,我们过去不明真象,那也就罢了,现在,咱们既然了解了实际的情形,自然不同了,咱们眼睛瞎了,但咱们的心还未瞎。”

大先生道:“好!既然,你们都敢背叛我,那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,七先生,咱们闯出去。”

丐帮四大长老、突然向前行了几步,拦住黄帮主的身前。

楚小枫道:“慢着,七先生,你过来。”

七先生呆了一呆,道:“我!”

楚小枫道:“对!就是你。”

七先生怒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

楚小枫道:“欧阳姑娘!”

七先生突然流下泪来,道:“你还记得我。”

大先生突然一掌,悄无声息的拍身了七先生的后背。

楚小枫道:“小心暗袭。”

晚了,大先生的掌力,已经印在了七先生的背上。

七先生身子飞了起来。楚小枫一把抱住了七先生。

文凤、钱四、金五,齐齐飞跃而起,扑向了大先生。但闻一阵拍拍之声,四个人各自拼了一掌。

大先生拿出了真功实学,文凤、钱四、金五,全都受伤。三个人,被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
黄老帮主叫道:“乾元神功。”

大先生道:“不错,不怕死的过来。”

楚小枫放下欧阳佩玉,举起了长剑。

这时,含沙、射影,却悄无声息的扑了出去。随着两人的扑击,一十二枚毒针已射出。

大先生冷笑一声,变掌劈出,迎向两人,身躯肃立不动,让那些毒针;射人衣服之内。

他出手无声无息,含沙,射影的扑击之势又快,但闻蓬蓬两声,掌势分击在两人头上。

蓬然一声,两个尸体落地。

楚小枫的大罗剑式,化一道冷芒飞射过来。

大先生一扬手,一道金虹飞出,锵然大震声中,楚小枫被震飞了七八尺远。

但大先生却身子一颤,道:“好可恶的瞎子,你们的暗器之中,竟然挟有寒铁神针。”

可是,含沙、射影,已经听不到他的话了。

这时,丐帮之中,一个叫化子悄然行了出来,一掌拍向大先生。

大先生回身一掌劈出,变掌接实。两个人的掌势,触接在一处。

大先生道:“你是谁?”

那人冷冷说道:“第二代春秋笔。”

大先生骇然道:“师父。”

叫化子道:“春秋笔没有师徒的称谓,只是代代相传,想不到我有眼无珠,竟然传了你这么一个阴险人物。”伸手一抹脸,恢复了本来面目。

楚小枫道:“陆前辈。”

他竟是看马的老陆。

老陆道:“很惭愧,他受了我的武功,也继承了道统,想不到,他竟然背叛了春秋笔。”

大先生怒道:“你老了,未必是我的敌手。”突然加力,掌势向前推去。

站在一侧的人,都感觉到一股暗劲,逼得人站立不稳。

老陆果然已年纪高迈渐渐呈不支。

楚小枫突然举剑,双手握柄,呼的一剑,向前刺去。

这一剑看似平淡,但却有一股王者气势,正是大罗剑式中的一招“万方臣伏。”

剑势由大先生的后背刺人,直透前胸。

大先生倒下去了,但他说了几句警世之言,道:“师父,春秋笔不可传下去,它专门找人的隐私,再加上那身霸道的武功,稍为心志不坚的人,就会受它诱惑,走入邪途……”

他的话,似乎是没有说完,但人却气绝而逝。

老陆吐出了一口血,目光投注在楚小枫的身上,道:“孩子,老夫如是早几年看到你,也许春秋笔的传统,还可以维持下去,可惜你晚生了几年。”

楚小枫黯然说道:“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他说的也有道理,春秋笔虽秉正义,但手段太霸道,而且,专以揭人隐私,难免会被人所用。”

老陆点点头,道:“孩子,你说的有道理,所以,春秋笔到第三代为止……”

回头望着黄帮主道:“老帮主,当你之面,春秋笔宣告封笔,也许春秋笔永远不会再出现江湖,除非,我能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出来。”

缓缓转身,抱起欧阳姑娘,道:“楚小枫,为了查出第三代春秋笔的着落,我很惭愧,没有伸手援救迎月山庄的劫难,春秋笔不是侠客,也不可伸手救人,这些规矩缺点很大,为了弥补那次大憾,把这位小姑娘交给我,明日,我到迎月山庄找你。”

楚小枫道:“好,晚辈恭候大驾。”

老陆抱着奄奄一息的欧阳姑娘,转身而去。

楚小枫回顾了文凤一眼,道:“文姑娘,你们准备如何?”

文凤道:“我和钱四、金五,还要遣散这个组合中人,给我们三个月时间;然后,我们三个人到丐帮请罪。”

黄帮主道:“丐帮当受不起,四个月后的今天,老朽联合少林。武当等掌门人,在少室峰恭候二位,希望能把此事作个结论,昭告天下。”

文凤点点头,道:“一言为定,老四,老五,你们意下如何?”

钱四,金五点点头,道:“我们听从文姑娘的决定。”

文凤道:“楚公子,四个月后再见。”

本文至此,全书已结,春秋笔是否还会出现还会出现江湖,那是以后的事了。

(全书完)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