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十一回

女魔肆威铁笛神剑会灵蛇

巨奸脱壳千愚宏普释恩仇

仙霞“七星剑”师兄弟八人,合斗“长白七怪”,唐凤君独战“陆地神魔”邱三波,场中空气,登时大为紧张起来。

少林寺掌门方丈宏仁大师,闭上双目,缓缓点头,向佛心岛主合什道:“阿弥陀佛,兵乃凶事,如今双方一动兵刃,就怕难于善罢了,不知贵令主有何高见?”

佛心岛主微微冷笑,道:“老方丈慈悲为怀,但此等所在,原是杀孽之地,老方丈不用说悲天悯人,就怕要想置身事外也非易事了………”说罢又是微微冷笑。

这时“九阴蛇母”莫幽香转向身后金银二童示意了一下,又向那两名紧站身后的红衣少女说了两句,那金、银二童,立即各将手中小旗挥动了几下。

那红衣少女也向那肃立棚内的群女摆手示意。

只见环立四周的壮汉与少年,迅快的向树荫内隐去,那一群彩衣少女,又迅快的接上壮汉位置。

“江南醉儒”为人虽然醉态可掬,但却有过人的仔细,一见场内如此调动,当下对“瞎仙铁笛”、静心道姑、“独臂丐王”等道:“这老怪物如此调动,不知是何用心………”顿了顿,嗯了一声,道:“该不会玩什么花样吧?”

鲁冀普豫四省绿林盟主,“铁棍神鞭”萧-往前一跃,人已到了中央棚前,他手指莫幽香道:“莫幽香,我虽是绿林人物,可也是明来明去的大丈夫,今天你柬邀天下武林朋友来到洱海,我告诉你,你可不准暗地里玩什么鬼技俩。”

“九阴蛇母”莫幽香嘿嘿一阵娇笑,道:“洱海乃九阴教发祥之地,九阴教兴,自然不能再有什么名门大派存在,是以,今天这洱海之会正是彼此存亡的关键所在,如今我将全岛路途全部断去,除非分个水落石出出来,否则这洱海之会,就是背水借一之战,大家的存亡绝续,就全看这一仗了………”心中似是十分得意,忍不住一阵狂笑。

“铁棍神鞭”萧-一听,双眼一翻,喝道:“莫幽香你也太下流了,今天有你的公道就是。”他身子没有转身,但见人影连晃,他已自棚中取出铁棍,扬手一指,道:“莫幽香,我要你尝尝铁棍滋味。”

燕赵双凶喝道:“你也配………”人随话到,已跃到萧-跟前。

“金翅大鹏”方云飞对陆天霖道:“大哥,打了丫头,不怕小姐不出来,咱们上--”

一摆十三节烂银亮鞭当先跃上前去。

“圣手医隐”陆天霖也不怠慢,太极牌一扬,也紧跟了上去。

这二人接过燕赵双凶,那边“一杖追命”吕疯婆,也一顿杖向着萧-道:“你称铁棍,老身称‘一杖追命’,今天看看是你的棍狠,还是我的杖狠。”人杖随着一声怪笑,已到萧-面前,二人也不打话,棍杖齐举,战在一起。

“虬髯神判”龚奇,自复昔年神威之后,一直苦无机会,今日一见如此盛况,忍不住豪气干云,一眼看到以前暗探白家座的黑衣老者朱一品,立时虎吼一声,长剑飞花,直扑了过去。

吕疯婆的女儿“闻香索魂”吕宝瑛,上次劫镖曾吃过“虬髯神判”的苦头,这时见他扑向朱一品,也脆喝一声,跃身上前,意欲与朱一品双战“虬髯神判”。

贞儿平日与“虬髯神判”很好,还未待小琬身动,她已一挫柳腰,接上吕宝瑛。

转眼之间,双方又跃出许多人来,厮杀在一起。

宏仁大师一见这种混战情形,当下慈目一抬,高宣佛号,道:“莫幽香,你自罗大侠手下亡魂,不知悔改,今日又出此下策,这是你咎由自取,今天如此混战,该由你一人负责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我佛慈悲,少不得老衲也要破戒了………”

莫幽香听了并未说话,仅阴阴一笑。

宏仁大师又转向佛心岛主道:“眼下已造成如此混乱局面,还有何令可行,恕贫僧告退了。”说罢,僧袍飘荡,人已返回棚中。

那边“虬髯神判”逼战朱一品,这时他雄风早振,手中长剑夭矫如龙,用出七十二罗笛代演的剑式,再加上他本身惊世的功力,招式凌厉猛快,过手十招,神威勃起,大喝一声,但见寒光一匝,朱一品只觉全身被剑光所封,想闪避也无从闪避,只听半声惨呼,朱一品已被“虬髯神判”拦腰一剑,劈成两段。

“虬髯神判”劈朱一品,未容他尸体倒下,左掌右腿,分向两截尸体打去,那尸体被震出二丈多远,才落在广场之上。

他一抡长剑,环眼一看,只见“圣手医隐”陆天霖与“金翅大鹏”方云飞双戢燕赵双凶,略有不利之象,正想上前助战,耳边猛又听得一丝娇喘,转眼一瞧,乃是唐凤君所发。

原来唐凤君身怀家破夫仇之恨,一上前就用全力拚杀,但邱三波是何等奸滑,他已看出这一点,所以缓缓应战,同时他一看今天局面,心中已生怕意,一方面应战,一方面暗中打算退路,唐凤君一阵猛攻,用力过猛,同时心气浮动,不到片刻,已发出娇喘。

“虬髯神判”不知是帮谁好,一转眼看到“东岳散人”坐在棚中,不由忙的喝道:“东岳老儿你怎么忒地放心,就让你姑娘跟那老鬼缠吗?你还不赶快上……”话音未落,纵身向“金翅大鹏”方云飞奔去。

就在“虬髯神判”奔纵之间,陡觉眼前人影一动,迎面袭来一阵劲风,只得倏然停身,抬眼一看,只见面前站立一个五十开外的黄衣文士打扮之人。

“虬髯神判”还未来得及说话,棚中“独臂丐王”董天臣喝了一声:“龚奇,且慢动手!”说着,推了“江南醉儒”一把道:“酸秀才,你看,那边跟你是一对,那秀才乃是佛心岛总领,叫什么黄无常古斑,快,还是你去吧!”

“江南醉儒”一揉醉眼,道:“你总看我不得……”说着又叹了口气,但叹气声未完,人已到了“虬髯神判”身侧,慢吞吞地说道:“你先下去,看他也是学士打扮,该让我这老秀才来考他一考了。”

黄无常古斑对“江南醉儒”瞧了一阵,翻了翻眼,道:“尊驾敢莫是人称‘江南醉儒’的高大侠吗?”

“江南醉儒”慢吞吞的道:“是我考你,还是你考我,先不要问我,待我先考你一堂,看看你有没有点道理再说。”

黄无常古斑在佛心岛主跟蒯,乃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人物,那里能忍受“江南醉儒”这等戏辱,当下冷哼一声,翻腕拔下两枝铁笔,顺势点取“江南醉儒”的“左井”及“期门”二穴。

“江南醉儒”一见他取下双笔,暗中笑道:“怪不得这老化子要我来呢?……”他心念未完,古斑双笔已到,“江南醉儒”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我只道你是读书人,怎的是个冒失鬼……”说话滑步之间,已从容取出天星笔,一招“梦得彩笔”已将来势卸去,二人在笔上都有深厚的功力,但见三笔点戳,丝丝劲风,破空而啸,名家出手,又是一番声势。

“虬髯神判”正待转身,中央棚中又窜出六个人,直奔“虬髯神判”而来。

右边棚中也立时冲出几人,当先一人正是“江南侠盗”武焕章,他一边跑,一边叫道:

“龚兄如不嫌打扰,兄弟我来凑凑热闹……”后面四人却是洞庭八义中的“醉拐李”司徒雷,“笑面曹仙”严浩然,“快笛韩湘”秦雪岭,还有“南岳双贤”中的老二白天翎。

十二个人立时捉对杀在一起。

那边贞儿和“闻香索魂”吕宝瑛,这时已过了三十多招,吕宝瑛一心挂在老母身上,时时偏首瞧看,但见“铁棍神鞭”萧-鞭棍互用,棍如猛虎,鞭如神龙,心怕老母有失,虽然想撇下贞儿去助老母,但贞儿一枝剑却不容她有脱身机会,心中不由大急。

二人又过了五七招,吕宝瑛虚晃一招,旋身回让,占住上风头,贞儿不知就里,长剑一拎,人已追了上来。

“闻香索魂”吕宝瑛轻轻一笑,右手一扬,贞儿但闻一阵异香,手已软了下来,“呛啷”一声,长剑坠地,脚下一虚,眼睛一花,只觉天昏地暗,人就摔倒地上。

吕宝瑛迷倒贞儿,一捏剑诀,欺步上前,举剑就刺,但听遥遥一声:阿弥陀佛,随着一阵劲风袭来,逼得她退步五尺,长剑一挑,才将一串念珠拨开。

同时人影三跃已到场中,静心道姑抱起贞儿,宏仁大师捡起念珠,八仙中的“紫云青虹”余静茹已青虹剑在手,对静心道姑、宏仁大师道:“二位前辈请回,先替贞妹治疗,待晚辈来会会她。”

“江南醉儒”一边在戏战古斑,一边忙着嚷道:“余姑娘,你快把鼻子堵了,她手上有邪……好,这一笔还不错……”

余静茹立即退后两步,在衣襟上撕了两块衣,塞了鼻孔,这才一圈青虹剑,跃身而上。

吕宝瑛一咬牙,也不打话,挥剑相迎。

鲁冀普豫四省绿林盟主“铁棍神鞭”萧-乃是当代有名的豪客,凭仗着一棍一鞭,威震四省绿林,提起“铁棍神鞭”,不仅四省江湖道上人物一致敬畏,就是十三省道上朋友,也没有一个不敬服的,他手上一枝铁棍得自异人的传授,更何况还有神鞭助势,数十年来,罕遇敌手。

此时与“一杖追命”吕疯婆交上手,一棍一杖,宛如两条盘空神龙,夹着风云雷霆,激得场中飞砂翻滚。

转眼之间,二人已过了六十回合,但“铁棍神鞭”萧-依然未能将她挫败棍下。

要知吕疯婆也是武林道上的老怪物,手中一根半截红的竹杖,既被江湖上送了一个“一杖追命”的命号,她的厉害,也就不喻可知了。

六十招过后,吕疯婆还没有什么,但萧-心中却已不耐烦了,他心中忖道:“我身为鲁冀普豫四省绿林盟主,今天跟这老婆子动手,已然六十招还落了个不胜不败之局,这是从何说起,况且今天当着各大门派的掌门人物之面,如若战这老婆子不下,那可是奇耻大辱之事。”

他心里如此一想,立时激起好强争胜之念,当即大声喝道:“老婆子,你这‘一杖追命’,如若今天追不了我的命,那我就可要追你的命了。”说着一招“二郎扛山”,连迎代击,崩山翻海的威势,把吕疯婆的一枝竹杖逼开,这时他得手不饶人,一招未完,一招又进,同时疾翻左手,取下黑沉沉的钢鞭,棍势一缓,鞭势随上,这一棍一鞭乃是他仗以成名的绝艺,钢鞭一出,真如猛虎添翼,声势更是不同,远棍近鞭,逼得吕疯婆连连后退。

但“一杖追命”吕疯婆,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,适才因萧-鞭棍齐出,一时略感慌张,两合过后,她也杖法一紧,施出她四十九式追命杖法,一再抢攻上去。

二人又对折了十数招,杀得萧-兴起,右手一挥,铁棍一招“直捣黄龙”平伸击出。

吕疯婆见铁棍当心击到,追命杖疾翻,一招“困龙升天”硬向铁棍迎去,但听一声巨震,“铁棍神鞭”萧-手中的铁棍,竟吃竹杖弹飞起两丈多高。

“一杖追命”吕疯婆,一招奏功,脚步一紧,挺杖而上,招变“瑞气东来”,杖风呼啸,凌空击下,眼看萧-抗拒无力,就要像在竹杖之下。

陡然闷哼一声,一条人影暴飞出八尺开外。

众人定睛一瞧,“铁棍神鞭”已伸手接过下落的铁棍,鞭已重插背上,而吕疯婆却倒卧在广场地上。群豪之中,尤其后辈人物,对这一突然变化,都大感惊奇。

原来适才萧-这一招“直捣黄龙”乃是他的诡招,吕疯婆挥杖拒架,正中他下怀,顺势用力,将铁棍弹震出手,人也故意装着惊惧失措之态。

吕疯婆还以为自己得手,急着人杖齐出,逼袭萧-,其实这正是萧-的杀手?,他一见吕疯婆中计追袭,暗地已将钢鞭交到右手,一待吕疯婆人到,猝然出鞭,吕疯婆虽已察觉,但是想退已是不能,身子一斜,但还是没有来得及,一鞭正击中半边身子,骨折筋断,人已被击摔出去七八尺远。

“铁棍神鞭”萧-鞭伤吕疯婆,自己的功力,心中自然有数,知道她不死必残,所以也不去理会与她。

“闻香索魂”吕宝瑛,一见母亲重伤倒地,心中大慌,一个失神,肩头已被余静茹刺中一剑,但她这时已顾不得自己的伤势,依然返身飞跃,抱起吕疯婆,返回棚内。

“铁棍神鞭”与余静茹虽均得手,但进退尚未-定,中央棚内,已飞出六条彩影,六个少女已分成四、二两批,四个接战“铁棍神鞭”,两个会战余静茹。

傅玉琪立在“瞎仙铁笛”身后,不便贸然出场,这时一看伯父“圣手医隐”和三叔“金翅大鹏”久战燕赵双凶不下。心中不免甚为焦急,正感为难之际忽听静心道姑吩咐道:“琪儿,你师妹中了迷香,你快些替下你大伯父,让他来替你师妹看看。”

虽然静心道姑这等吩咐,傅玉琪听得也正中下怀,但他还是不好造次,向师父瞧了眼。

“瞎仙铁笛”已知他心思,点点头道:“燕赵双凶正是你的仇人,以你今日的造就,可以去会他们一会,不过,要小心他们的暗器!还有,切不可因急于报仇,而便心气浮暴。”

略一顿歇,才道:“你去试试吧!但切记为师之言。”

傅玉琪应了声是,双足一点,人已到了场中,右手笛往前一点,左掌向侧一扫,已将双凶的攻势卸去,这才道:“伯父、三叔请休息片刻,伯父还得看看贞师妹,这二人让琪儿来吧!……”

“圣手医隐”陆天霖、“金翅大鹏”方云飞,疾收牌、鞭,跃返竹棚。

傅玉琪待二人走后,秀目微翻,射出一道精光,对双凶冷笑道:“我便是傅玉琪,今天我要手刃亲仇,现在先告诉了你们,也好叫你们死而无怨。”

他说话的态度,既安详又峻严,充满了一种慑人的力量。

燕赵双凶虽然纵横江湖多年,但仍被他这种神态,镇慑的打了个寒噤,一时之间,不知是答话好,还是不答好,都怔怔的望着傅玉琪。

傅玉琪一见他二人神情,只道他们动什么坏主意,冷冷笑道:“你二人号神火鬼沙,今天我正要见识见识你们那歹毒的下流暗器,你们也不必考虑,只管施出来就是,我在这里敬候了。”

燕赵双凶互望了一眼,知是无法避免一战,同时,二人心胸狭窄,在一个后生前面,那里能容耐得下,鬼沙裴开江性子较神火陈兆炫来得急,“叭达”,“叭达”一阵怪响,三节棍已向傅玉琪扫到。

神火陈兆炫一看裴开江已动了手,一翻那一大一小的怪眼,护手?一圈,一招“借花献佛”,也直向傅玉琪右脸划到。

傅玉琪手中的银笛,已得瞎仙的嫡传,况且又连遇奇缘,再加上他外公宏普大师的调教,功力自是非同小可。一见护手?袭到,银笛一点,将陈兆炫的护手?荡开,左掌施出“伏龙八掌”中的“阻云擒首”向扫来的三节棍-去。

鬼沙裴开江一看傅玉琪右笛去架老大的护手?,仅以左手来对自己,心中暗中骂道:

“你真是年幼无知了,不用说你,就是江湖上一般成名的人物对我,也不敢这等轻视,你却竟敢如此卖老,这可是你找死!”他心念这等一动,手中功力陡加,三节棍像一条钢铁长棍一般,直向傅玉琪扫到,在他想,傅玉琪定当要堂堂负创。

那知事实大为不然,当他三节棍将要接近傅玉琪身边之时,傅玉琪的掌力已到。

鬼沙裴开江只觉自己三节棍有点力不由己似的,心中不由悚然一惊,连忙撤招抽棍。

但他却依然不敢相信傅玉琪能有这等内力,撤招变招“叭达”一声,一招“指天划地”

三节棍分上下二路打到。

傅玉琪刚封开神火陈兆炫的护手?,银笛顺势而下,挑开三节棍,左手上扬,运出“大般若神功”拍出一股劲气,直向那三节棍上迎击过去。

鬼沙裴开江但觉一道无形的奇劲,击中三节棍,那棍势吃那劲道一击,倏的向外一偏,而他自己的身子,也被反弹之力,震的移动了两步。

这一下,才使他大骇,知道眼前这一个少年,身怀绝学,绝不容自己轻敌。

心念转动,丹田调气,三节棍一紧,尽施出全身功力,棍如风轮,怪响连声,凌厉无比的攻至。

神火陈兆炫看鬼沙裴开江展开拚命的攻势,当下也就怪吼一声,护手?翻飞,?、砍、挑、击,与三节棍攻击呼应,互相夹攻。

傅玉琪依然神态轻松,右手银笛,展出师门七十二式大罗笛,左掌施出外祖亲传“大般若神功”,不时拍击一掌,游走在?棍之间,从容应敌。

那边“东岳散人”唐一民,静观女儿唐凤君独战“陆地神魔”邱三波,他并不是袖手旁观,而是知道女儿夫妻情深,所以想让她自己亲报夫仇,同时也知道女儿的脾气,是以没有上前相助,但是唐凤君渐渐后力不继,娇喘声声,眼看就要落败,只得一晃双肩,跃落在邱三波左,轻轻叫了一声:“凤儿,为父来助你一阵……”说完,长剑已然出手,但他原是生性高傲之人,这时虽然想合父女之力,一击而毙邱三波,可是剑一出手,又觉着以自己的身份,而合父女之力,双战“陆地神魔”,依然是有失体面之事,是以长剑出手之后,立时又道:“凤儿,你且下去休息一会,待为父与你夫报仇就是。”

“陆地神魔”邱三波为人最是阴沉险恶,他听了唐一民之话,当即嘿嘿冷笑,道:“唐一民,你不要仗着你什么唐门十三剑来吓唬于我,今天我乾脆让你们称心如意,你们父女不妨一齐联手,老夫岂是怕你之人。”

他一番话,原是装装颜面的激将之话,以他想,以唐一民之怪傲,自己这样一说,他绝不能父女联手,没想到这时唐凤君报仇心切,竟然一反常态,凄厉地说:“爹,这等坏人,就是我们父女合力杀了他,天下英雄也不见得就怪咱们。”

唐一民也因自己素来冷漠骨肉,这时一见女儿报仇情急,一时不忍拂却,微叹一声,道:“好,如此说来,我们父女就代天下除害吧!”

寒光飞绕,父女长剑已然出手。

“陆地神魔”邱三波武功再好,一枝蛇头杖也无法敌得住唐氏父女的两柄长剑,何况“东岳散人”的武功,似又在邱三波之上,是以十招一过,邱三波已觉力拙。

邱三波阴险刁顽,他一看情形不利,心中暗暗打量,脚下缓缓向旁侧林边移退,他这时不但想退到林边以燕尾针伤唐氏父女,同时他还想伤了唐氏父女,自己有机会也就溜走算了。

他心念转动,人就故作不敌之状,向树荫林边退去。

这时唐氏父女因报仇心切,未曾来得及考虑,也明知邱三波不敌,所以不疑有他,便纵步追了上去。

就在离开树边还有两丈远近之时,邱三波倏然停步转身,反手一扬,掌出之后,才呵呵笑道:“也叫你们父女尝尝老夫燕尾追魂针的滋味!”

“东岳散人”唐一民,与唐凤君虽知邱三波毒针厉害,但却没有料到,他会施出如此下流手段,一时未防,但此时只觉一蓬寒芒如雨点般扑面射来,而自己又收足不住,要想避闪,实是万无办法。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树上突然从两边斜地飞跃一青一白的两条娇小身影,二人挥手之间,就各凭一股掌风,便将邱三波击出的一蓬针雨,击得直没地里。

这二条人影破去毒针之后,一个叫“师父”,一个叫“娘”分扑唐氏父女。

原来青衣乃是傅慧,白衣人则是在黄山失踪,在“沉云谷”“玉泉洞”巧遇“千愚书生”的珊儿。

邱三波毒针被破,惊魂甫定,这时见来人不向自己动手,恶念又起,立时将燕尾针尽囊取出,正待悉数打出,暗中偷袭四人之间,只听树上响起一声低沉的佛号,邱三波已摔倒在地。

唐一民四人猛听后面倒地之声,转眼一看,地上已站定一位法像既庄严又慈祥的老和尚,他正对邱三波道:“动手过招,讲究光明磊落,施主你心肠也太狠毒了,老衲若不是为了救四人性命,也绝不致对你下这等重手,这也是你平日作恶的报应。”

慧儿跑过去拖着老和尚僧袍,道:“师父请过来,这是我外公……”

唐一民已听“江南醉儒”等人说过,赶紧上前,仰首瞻望了一眼,恭恭敬敬的作礼,道:“前辈定是宏普老法师了,晚辈得瞻仙颜,可谓三生有幸了。”

宏普大师合什道:“不敢,不敢,慧儿多蒙唐兄栽植,老僧这里先谢盛情了。”

唐凤君一看邱三波倒在地上,心中一时大恸,一咬玉齿,一甩青发,顺手将剑猛掷过去,寒光一闪,邱三波连喊也没有来得及,长剑已穿胸而过,倒毙血泊之中。

她手报夫仇之后,精神似无法支持,一把抱住珊儿,哀哀恸哭起来。

宏普大师念了一声佛号。

唐一民待她尽情哭了一阵,才道:“凤儿,快来拜见老法师。”

宏普大师待唐凤君见过礼后,才道:“许多话,这时还不便细表,你们可速返会场,我还有一位老友在旁,我们此时都还不便现身,你们先走吧。”话音甫落,只见僧袍一飘,人已没入树荫之中。

几人来到场中,环目一看,“江南醉儒”与黄无常一对三枝笔,战得正是对手。

“虬髯神判”这时早将一个大汉劈死,正找上当年武昌拦截宝-时,那红衣少女。

“江南侠盗”武焕章,正战身着绿衣的张翠翠,这两对还未分高下。

八义中的“醉拐李”司徒雷,“笑面曹仙”严浩然,“快笛韩湘”秦雪岭,“青虹仙子”余静茹,以及南岳白天翎,还有“铁棍神鞭”萧-几人,这时正在分战许多壮汉及少女,有的一对一,有的一人合战数人,情况甚是嚣乱。

这一群人混战之中,八义已渐觉不济,唐一民对慧儿、珊儿道:“你们去助助拳吧!”

二人此番出来,功力又自不同,艺高胆大,赤手空拳,直扑场中,举手投足之间,就连扑多人,看得场中诸人,也不知这二人用的什么手法?

傅玉琪正酣战燕赵双凶间,猛听场中,惨呼闷哼连连,转眼一看,见是妹妹与珊儿,心中一阵说不出的滋味,也不知那里来的兴奋,清啸一声,神威奋发,运起“大般若神功”,左手一招“南海朝佛”正碰上神火陈兆炫来袭,“大般若神功”登时现出无伦的神功,一击之下,但闻“哇”的一声,陈兆炫已被震碎五脏,当场毙命。

傅玉琪收掌旋身,猛的拔起二丈多高。

鬼沙裴开江一见陈兆炫被震毙,不免心颤胆寒,虚晃一招,退后一丈,皮手套中已取出满把毒砂,疾向傅玉琪掷出。

傅玉琪这时武功已得几位高手的精髓,又服过灵药,天助人助,已是一流高手,他见毒砂打来,半空换身,一挫腰,人已落到鬼沙裴开江身边,银笛一招“倒转阴阳”已点中裴开江的“白海”麻穴,左手一抄一托一送,裴开江的身子,就如抛球一般,直向打出的毒砂丛中抛去,一声惨号,那蓬毒砂全击中自己身上。

他力毙二人之后,精神更好,神采焕发,豪气油生,银笛在手中一圈,迎风啸起一种音韵,身形一长,凌空扑向中央竹棚,口中叫道:“艾正武,助凶已死,你这正凶那里逃,今天我誓必亲刃你这老奸,替我爹娘报仇。”

佛心岛主一脸茫然之色,他怔了一怔,冷哼一声,拔身而起,人已到了棚前,道:“你不必自负,待本岛主来会会你也还使得……”

这时“瞎仙铁笛”罗乙真,一见爱徒竟然要斗佛心岛主艾正武,心想傅玉琪不论武功如何精进,要想胜得艾正武,实非易事,一阵关爱之情,油然而生,微睁双目,取出多年不用的铁笛,肩不晃,腿不屈,人已到了场中,正待向佛心岛主发话。

突然中央棚内,一阵香风,飞出锦衣罗衫的“九阴蛇母”莫幽香,她幽幽地道:“罗乙真,今天洱海之会,你是主客,你自然会知道我的心意,别来多年,我一直没有忘掉你,这笔老账,咱们也该清一清啦,你说是不是?”顿了顿,道:“咱们是用手呢?还是动家伙?

今天你是远客,我遵从你,你选吧!”

“瞎仙铁笛”罗乙真原是想替傅玉琪的,这时被莫幽香接出来,心中甚多感慨,既怕爱徒失手,又想着慧儿已来,宏普大师何以未到……不由微叹一声,道:“恩仇了了,不了还是恩仇,莫幽香,你此番复出,想来武功定然更较神化,老瞎子说不得是要奉陪的了,这是你我生死之赌,也不用客气,你发招吧!”

“九阴蛇母”莫幽香冷冷轻笑,袖中取出一条青色的,宛如活蛇一般的软鞭,随手一抖,道:“那么,我就从命了……”说时,那蛇鞭已疾然击到。

虽是随手而发,瞎仙已觉出她的功力,斜步微退,铁笛一横,展出沉浸苦练一生的大罗笛招,谨慎沉着的还攻上去。

名家出手,三招二式,便见功力,瞎仙这时才知道,自己这多年来,隐居黄山,闭关苦练,但比起莫幽香来,已是心感力拙了。

这时,傅玉琪也已与佛心岛主动了手,一个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,所以银笛招招皆是险招,意存拚命,一个却是见招拆招,力求自保,似乎无意死拚。

这二人似乎功力相若,招险式凶,实是罕见的搏斗。

龚小琬这时也慢悠悠地走出竹棚,松了松束腰的带,来到傅玉琪与佛心岛主相斗的旁边,凝神的注意两人的打斗情形,一会点点头,一会惊的樱唇轻张,嘤然出声,一会儿又笑意可人。她的心,随着傅玉琪的招式、境况在变化。

那边慧儿与珊儿,挟着出奇的神功,似入无人之境,不一时,已被她二人打得东倒西歪,点中了许多人的穴道。

“瞎仙铁笛”罗乙真一枝铁笛,威震武林,享誉数十年,而莫幽香也是当年笛下亡魂,可是今天情形,大为不然,在初初动手之际,还是旗鼓相当,可是越打越不对,只觉得自己的招笛还未发,人家似已知道了自己的变化,甚且牵制了自己,让她尽占先机。劲敌当前,那敢放松半点,况且自己成败生死事小,关系整个武林局面事大,是以罗乙真强定心气,连演七十二式大罗笛招中的夺命四招,这四招乃是他多年参悟出来的绝学,从未用过,但是,今天用出这夺命四笛,来对付“九阴蛇母”,依然不见功效。

四十招过后,“瞎仙铁笛”已渐落下风。

静心道姑一见,心道:“黄山名声,今天已临存亡关头,我与大师哥,自然是荣辱与共了,大师哥已露危象,我还顾什么虚名,此时不出手相助,还等什么?”

她身随念动,一声斥喝,剑及履及,流云剑招已出了手。

“九阴蛇母”莫幽香一枝软鞭,迎战当世高手的大罗笛、流云剑,依然面无惧色,而且愈战愈勇。

静心道姑上场以后,也立即施出奔雷三式,可是莫幽香不但洞悉先机,而且拆招的招式,更是神奇莫测,况且鞭势之中,夹着一股慑人气势,使这两位高手越打越寒心。

正当场中杀得天昏地暗,棚中之人一个个都不由得一齐走出棚外,来到场边,凝神观看这平生从未见过的名家过招的奇学之时,因为群豪这时都心无旁鹜,是以宏普大师悄悄来到场边,也没有一人发现。

宏普大师身边,站了一位身穿葛黄儒衫,手持一竿细竹,雪白的须发,长垂脸上,耳、目、口、鼻,尽被遮没的怪老人。

这老人那满垂白发的头,不时微微转动,以听测场中打斗情形。

这时“瞎仙铁笛”正施出夺命四笛中一招“福地洞天”,静心道姑也施出奔雷三式中的“万盏佛灯”齐向莫幽香攻到,这两招乃是他二人在黄山红花潭互相参详的绝招,同在此时齐齐施出,也实具有背城借一之意。

但莫幽香依然毫无畏怯,右滑半步,手中蛇鞭疾翻,式演“灵蛇求丹”,这乃是灵蛇宝-中的奇学,她也因“福地洞天”及“万盏佛灯”来势太猛,不得已之下,才施出这一招。

要知这一招,却是“千愚书生”苦参数十年的精髓,在写成“飞虎”、“神龙”两部宝-之后,心中还怕自己不能天下无敌,所以又苦思穷研,再创出“灵蛇”宝-来,而这一招“灵蛇求丹”更是“灵蛇”宝-中的精髓,其威力不喻可知。

但见蛇鞭飞翻,封长剑,折铁笛,眼看这二位一代大侠,就要败在鞭下,场中群豪鸦雀无声,几乎连心跳的声音都听得到。

就在这间不容发的当儿,只听一声苍哑、有力的声音喝道:“莫幽香,你好大的胆………”

这声音突如其来,又在这极沉静之际,而这声音虽是苍哑、低沉,都有着一种无比的力量,直震得人人心头怦然一跳。

声音未落,群豪正惊恐间,但见细竹竿轻轻一挑一点,再往前一送,莫幽香竟被震出去三步多远,才立定了脚步。

来人并未追赶,只静静站在场中,慈爱而凄惨地对“瞎仙铁笛”和静心道姑,道:

“唉!只怪我一时气短,几乎害了你们二人……”说罢又长叹一声,似有不胜感叹之意。

“瞎仙铁笛”和静心道姑强振精神,楞了半晌才开口,迟迟的茫然叫道:“是师叔你老人家……”

那老人凄然笑道:“不错,是我,是你们不成材的师叔。”说着,探手摸了二人,道:

“我老了,我瞎了,望你们原谅我的不义,带我回黄山去,我要在黄山渡完馀生……”

他的声音,有着极大感人的力量,连一个不满他的静心道姑也被感动了,二人同道:

“师叔你老人家说那里话来,晚辈能睹仙颜,真……”

那老人未待他们话完,便道:“好吧,孩子,这家常留待咱们回黄山再慢慢谈罢,今天我还要了一了心愿呢!”说时转脸朝莫幽香道:“你还记得我‘千愚书生’吗?好狠毒的贱人,来,我试试你把‘灵蛇’功学了多少?”

莫幽香一见“千愚书生”现身,已吓得半呆,这时只得勉强起身,道:“不是冤家不聚头,想不到你还没有死……”她说话间,已捡起蛇鞭,同时手一招,金银二童也各自跃开,眨眼之间,已隐没林内。

“九阴蛇母”莫幽香待金银二童去后,神情已复了常态,依然从容的举手整了整散乱的头发,阴森冷傲的道:“不错,你的灵蛇宝-是我拿了,事到如今,你也不用唬我,我……

我莫幽香也不见得就怕了你……”

这时在场群豪,对这位六十年前大侠,黄山三友的“千愚书生”,也只仅是当故事一般的听人传说而已,何尝见过其人,此时一见这白发、盲目的老人,竟就是“千愚书生”,都又不禁移前两步,一瞻这位前辈高人的风采,同时也想看他如何惩治莫幽香。

“千愚书生”听莫幽香说完,纵声厉笑,道“好,好,好,你死到临头,还敢这等强横!”他面孔微仰,对着莫幽香立身之处,搜探了一下,彷佛想看她到底是什么神态一般。

莫幽香手提着灵蛇软鞭,迟迟地向前移了几步,她一看“千愚书生”那垂拂着的白发白须沙沙抖乱,似乎这老人已愤怒到了极顶,心中不由又生出一丝怯意。

“千愚书生”虽然两目俱盲,但他的耳朵的灵敏却是超过了任何之人,他能在“玉泉洞”凭耳听水中之游鱼,以捉鱼充饥,他的耳朵听觉,灵敏到什么地步,也就可想而知了,莫幽香迟迟的移两步,他全然听得出来,他咬咬牙,道:“来吧!我要先试你三招,看看你的功力,来吧……”

莫幽香知不可免,也一咬牙,猛喝出声,灵蛇鞭已出手。

“千愚书生”冷声喝道:“贱妇,这一招有什么,还不用‘吐信戏月’……”

莫幽香竟似他所制一般,不由得依言施出了“吐信戏月”。

“千愚书生”立身不动,细竹竿只微微一荡,口中又喝道:“快用‘飞越千山’………”

接着又喝道:“好,快用‘龙蛇同飞’……”说毕,暴斥一声,细竹竿疾出,同时脚下一旋,身形微微凌空,不知用了什么手法,轻易的已将莫幽香罩在竹风之内,一面冷冷笑道:“莫幽香,你千方百计获有宝-,其实依然不能逞你雄心,现在我已试了你三招,哼,哼,如今你也接我一招吧!……”

就在此时,那边傅玉琪已把一身奇学施至极处,银笛如龙,已将佛心岛主层层围住,这时又一声清啸,银笛银辉乍佥,直击佛心岛主颜面。

佛心岛主头一偏,散发被笛风一扫,激得四飞。

傅玉琪机不可失,乘佛心岛主惊魂未定,掌笛齐出,就要手刃巨奸以为父母报仇。

就在这眼前血仇得报之际,旁边一声尖叫,这声音充满了惊讶、迷惑,同时一个纤秀的身形,已飞落傅玉琪身旁,一探手,止住了傅玉琪的疾出的笛势,道:“不是他!”

傅玉琪一见龚小琬突来阻止自己,心中正感奇怪,突然僧袍飘风,宏普大师又来到面前。

老和尚低宣了一声佛号,道:“琪儿,小琬说得不错,不是他。”

傅玉琪一脸茫然之色,望着外公与琬儿。

小琬幽幽地道:“你忘了吗?佛心岛主是缺了右耳的,刚才你一笛把他头发震飞,我一看,他那只耳朵却好好的在上面……”

那佛心岛主惊魂甫定,听小琬一说,立时惊得面色一变,也不顾什么身份,高喝一声:

“古总领,走!”人已如惊鸟一般飞进林内。

傅玉琪还待追去,宏普大师摇手阻道:“琬儿真是聪慧绝顶,竟能注意到这种小地方。”顿了顿又道:“艾正武奸刁无比,此次洱海大会,他竟用替身参加,可见其用心刁极了,不过此事我必定要带你关外一行,亲作了断。”

“江南醉儒”不明这边发生了什么变故,所以也飞跃过来,轻轻放过了古斑随那假佛心岛主逸去。

那边“千愚书生”正待挥动细竹竿取莫幽香,但莫幽香已看出这边的变化,立时喝道:

“姬老前辈请慢下手,我有话说……”

“千愚书生”道:“你还有何话说?”

这时都已停了手,缓缓向场中移来,宏普大师等人,也到了“千愚书生”停身之处。

“九阴蛇母”莫幽香此时竟一脸坚毅之色,道:“不是我莫幽香贪生怕死,我有一件请求,务请老前辈俯允。”

“千愚书生”沉吟了一下,道:“好,你说吧!”

莫幽香道:“洱海大会,原是艾正武与我联名主持,两家自当同兴荣辱,没想到艾正武奸刁可恶,心怀巨测,竟然用替身前来,我莫幽香竟被他戏弄于股掌之上,此恨此仇,不可不清,所以我想即率我手下赶赴佛心岛,与他理论,如若活命转回中原,到时定当再赴黄山请罪,那时我死而无怨,不知老前辈可否俯允?”

“千愚书生”一顿细竹竿,道:“好,我成全你,去吧!”

莫幽香略施一礼,点了手下男女十二得力助手,飞奔而去。

群豪待莫幽香走后,才来向“千愚书生”与宏普大师见礼,宏普大师也把自己与“千愚书生”面同来洱海经过说了,原来宏普大师在杭州得知有洱海之会后,立即赶到黄山,而“千愚书生”也巧与珊儿出了“玉泉洞”来到黄山,是以四人同来洱海。

谈话间,二声大震,树后冒出一股冲天浓烟……

宏普大师道:“阿弥陀佛,又不知这女魔头作什么孽了?”

正待派人去查,忽然由林边跑来两人。

“独臂丐王”董天臣道:“来了,来了,他两人来了。”

原来,来人正是“无影神偷”许一奎和“毒侠”端木异。

二人见过“千愚书生”和宏普大师,然后“无影神偷”才道:“莫幽香可谓阴魂不散,她临走前,竟将出路全炸毁了!”

他此言一出,群豪不由一阵喧嚷。

“无影神偷”笑道:“莫急,莫急,我老偷儿,早就准备好了,偷的船只,尽够诸位离此。”这时,天已近黄昏,西方天际,晚霞绚丽。

“千愚书生”对群豪,道:“诸位请恕我倚老卖老,但老朽自信比诸位痴长几岁,所以想……”

群豪道:“老前辈只管吩咐!”

“千愚书生”道:“洱海可由点苍派派人管理,对佛心岛及九阴教的徒众,可请少林、武当、点苍三派相宜处理,莫幽香不守信义,她也难逃公道,他日我自会去收拾于她,至于,我这位兄弟和他爱孙琪儿,他们与艾正武之间的一段恩仇,待离此之后,自有这位老兄弟。”他指了指宏普大师,又道:“他们去了结……”

他顿了顿,很感慨的道:“我因一时意气好胜,写了三部书,险些把武林引起更大争纷,幸好我还没有死,这事自应由我了断,唉!把这场事了结之后,我就准备终老黄山,永不复出,江湖恩怨,无时得了,但望诸位,能体念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句话,保管受用无穷……”

“千愚书生”听大家默然无声,道:“诸位锦绣前程,洱海不是大家久留之地,咱们走吧!”说着朝着“无影神偷”道:“你准备船只呢?你带路吧!”说着,双手扶着珊儿和傅玉琪肩上,领先走去。

众人分别上船之后,天际晚霞更是绚丽,映得碧水如万点金波。

“瞎仙铁笛”对傅玉琪道:“琪儿,你吹一曲笛,让你祖师听听。”

傅玉琪横笛就唇。

晚风中,笛音袅袅,伴着粼粼金波,带着漫天彩霞,缓缓地驶出了洱海……

(全书完)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