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99第一百章

洁白的大床上,阮浯霜此时此刻正压阮多的身上做着有爱的事情。看着身下那有些迷离的眼神,阮浯霜只觉得一股暖流从小腹淌过,然后慢慢的流出体外。双手不再犹豫的拔掉阮多的衣服,那刺眼的字却又一次进入眼中。

虽然伤口早就已经愈合,但是心里的痛却仍然像个巨石一样压阮浯霜的心里。每当她看到这个字时,头脑都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阮多那张苍白的脸和痛到极致的表情。怎么会?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呢?

那是一个让觉得心烦燥热的晚上,看着时针已经过了1点。阮浯霜瞥了眼放床头边的那张于虹的照片,一脸笑意的走进了阮多的房间。虽然多次的折磨让阮多的身体变得很差又很嗜睡,可是却仍然无法改变她浅眠的习惯。

所以当卧室的门一被推开,阮多就睁开了眼睛。看着阮浯霜笑着向自己走来,阮多只觉得高兴,并没有一点怀疑。“姐...怎么这么晚还没睡?”此时此刻的阮多,正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阮浯霜。那眼里的清澈就像是一汪干净的泉眼,没有一点杂质。

每当看到那样的眼神,阮浯霜并没有一种被救赎的感觉,反而是深深的厌恶者。不要说阮多不知道,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,她是有多讨厌这样的眼神。不回答阮多的问题,而是直接把阮多按到了床上,然后抽出放抽屉里的手铐把阮多的双手就这样禁锢床头。

阮浯霜做着这一切工作的时候,阮多并没有任何的挣扎,只是静静的看着阮浯霜。那眼里,有失落,有忧伤,就是找不到一点害怕。“呵呵...怎么了?已经做好了准备吗?看来真的是太久没被碰,有些寂寞了呢。放心,今天不做到白天,是不会离开的。”

阮浯霜的话音刚落,就硬生生的用手扒开了阮多的两条腿,然后粗鲁的把两根手指□那个干涩异常的甬道里。“唔...”阮多的手一瞬间攥紧,牙齿马上咬住了下唇,却仍然忍不住闷哼出声。

看到这样的阮多,并没有让阮浯霜产生一丝的怜悯之心,反而是更加肆意的那个脆弱的洞穴中来回冲撞着。“啊...姐...”身体最软弱的地方被毫不留情的攻击,阮多只只觉得自己疼的连头皮都发麻,却不想向阮浯霜求饶。

每一次看到阮浯霜眼里的恨意,阮多都会觉得难以呼吸。她真的很想告诉阮浯霜,她宁可被这样残忍的对待,也不想让阮浯霜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。被自己最爱的仇视,就如同凌迟一样。

随着阮浯霜来回的进入,本来干涩的内壁也渐渐溢出了热液。看着阮多逐渐变的欢愉的表情,阮浯霜竟然觉得异常的刺眼。慢慢的俯下/身,然后张口咬住了那颗红肿的花核,用力的啃/噬着。

“啊...姐...别...”阮多用力的摇着头,企图把那种说不清的感觉从脑袋里甩出来。天知道,当阮浯霜一开始咬住那里的时候,阮多激动的差点到了高/潮。然而当花核被狠狠咬住的时候,刚刚有些感觉的身体却一瞬间变得冰凉彻骨。

她只是想让自己痛苦而已,并不是想亲近自己。阮多忍受着下/体不停传来剧痛,甚至眼角已经渗出了泪水,却仍然不肯吭声。那种地方被阮浯霜羞辱着,伤害远远要大于其他地方。阮多甚至觉得让阮浯霜自己的抽几鞭子,都比这样来的好。

“姐...求求!不要再这样对!可以打!可以骂!求求不要这样对!”这是阮多被阮浯霜折磨了这么久以来,第一次开口求饶。她真的受不了这样的折磨,女最脆弱的地方被心爱的如此对待,那不仅仅是肉体上的疼痛,更是灵魂的伤口。

看着阮多哭红的眼睛,阮浯霜只觉得心口一紧,一种叫做心疼的东西也头脑里蔓延开。不经意的捏了捏自己的大腿,阮浯霜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心软。这个,只是一个贱种,只是那个第三者生下来的孩子!是仇的孩子!

从阮多□的身体上趴下来,阮浯霜站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满身伤痕的阮多,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瞬间吞噬了她。阮浯霜快速的蹲□床头柜里翻着什么,当看到那一根根放盒子里的银针时,瞬间红了眼。

再一次压住阮多的身体,阮浯霜的眼神已经变的阴冷无比。她从盒子里拿出一根银针慢慢的阮多的身上划着,嘴角却还带着浅笑。“呵呵,小多刚才不是说不管怎么对都可以吗?那可不要怪呢。”

阮多并不知道阮浯霜拿出的这些针是要干什么,却能从阮浯霜的眼神中看出那其中的恨绝。即使不断的心里告诉自己,不能叫出声来。但是当那根细细的针扎入大腿的皮肉时,阮多还是痛的低吟出声。

“姐...”虽然那只是一根极细的针,扎身上也不会留下过大的伤痕,却是一般无法承受的疼痛。仅仅是一下,阮多的脸就已经变的煞白,身体也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。“呵呵,小多,姐姐会好好爱的,不要怕,不会疼太久的,不会的。”

即使只有台灯的光,但是阮多仍然能看到阮浯霜说这句话时,眼里一闪而过的寒光。这样的阮浯霜,让阮多觉得陌生,却并不害怕。无论如何,她都是自己的姐姐,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。

牙齿死死的咬着下唇,即使已经出了血,却仍然不肯放开。手掌被托起,阮多看着阮浯霜把那根针扎进自己的指缝中,剧烈的疼痛让她不由自主的弓起身体。却牵动了腿上的那根针,让它扎的更加深入。

“唔...姐...好痛...姐姐...求...啊...”阮多的嘴唇已经疼的打颤,即使手腕已经被手铐磨破出血,却仍然来回动着。她只是希望,这样的疼痛能够分散自己的注意力。“呵呵,小多不要乱动呢,这样只会更疼的呢。”

夜晚的狂风大作,就好像是祭奠这场略带血腥的场面一样下起了瓢泼大雨。闪电偶尔从天空落下,把本就光亮的房间照的更加茭白。

阮浯霜看着躺床上,大口大口喘着气的阮多,熟悉的感觉又一次爬上了心头。她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个以别的痛苦而得到快乐的变态,但是此时此刻,看着一脸隐忍的阮多,她是真的疯了。

视线触及到的,是阮多精致的锁骨。那里并没有留下鞭痕,而是一片洁白的开阔地。看着那块巴掌大小的地方,阮浯霜毫不留情的吻了上去,温热的小舌上面打着圈,引起身下的轻颤。

“姐...嗯...”现的阮多已经分不清身体到底是疼还是舒服,只觉得放佛是置身于一片云雾中一样,感觉都已经飘的老远。直到那刺骨的疼痛再一次袭来,才让阮多近乎于出鞘的灵魂重新回到体内。

阮多看着那根扎锁骨处的针,心里的痛,早就已经改过了一切。姐,为什么总是要通过折磨来折磨自己?说过不怕,就真的是不怕。只要能快乐,什么都愿意做。只是希望,能偶尔注意到对的感情。

“啊...”再也无法承受这种痛苦,阮多大声的叫了出来。这一次,阮浯霜并不仅仅是把针扎入了肉中,而是用那根针阮多的锁骨上写着字。鲜血一瞬间染红了阮多的整个肩膀,然后渗入洁白的床单中形成一朵好看的梅花。

阮多的手死死的攥着,即使指缝的那根针仍然隐隐作痛,却仍然不及锁骨处的万分之一。阮多努力的睁开眼睛去看阮浯霜,视线触及到的仍然是自己熟悉的那张脸,那个身体。却已经不再是那个,那个灵魂。

现的阮浯霜就像是一直嗜血的猛兽,唯有阮多的鲜血才能让她得到活着的感觉。她要阮多的身体上留下自己的烙印,一个永远都无法抹去的痕迹!一个雨字出现那个血淋淋的锁骨上,阮多知道阮浯霜的意图,更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。

“姐姐......唔!知道吗?其实......第一眼看到的时候...就...喜欢上了啊...当时真的很希望能和永远的一起...这是...出生到现最大的愿望...唔...真的很感激...感激老天能帮实现这个愿望...姐...”

阮多不知道此时的阮浯霜是否能听到自己的话,她只希望能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口。如果不继续说下去,她真的很怕自己会晕过去。虽然那也是一种解脱的方式,但是阮多却不忍心留阮浯霜一个,这样的夜里。

“姐,知道这样对的原因是因为于阿姨......知道是母亲对不起...即使是这样,仍然自私的想要陪的身边...虽然知道这样可能会让厌烦...啊...但是是真的喜欢!姐姐...求求...求求也偶尔喜欢一下好不好?唔......真的是好喜欢姐姐...”

随着阮多最后一个字的结束,完整的“霜”字也出现那块本来没有任何伤痕的锁骨上。阮浯霜跪床边看着满身是血,已经晕过去的阮多,怔了原地。脑袋里,是无比清晰的一字一句。

“姐姐...求求...求求也偶尔喜欢一下好不好?唔......真的是好喜欢姐姐...”心疼吗?怎么可能会不疼?阮浯霜抚摸着阮多满是冷汗的脸,两片薄唇一张一合着仿佛说些什么。

“小多,对不起...对不起...”

作者有话要说:写下最后一个番外,顿生许多感慨,这篇文前前后后总共写了4个月

由最开始的短篇进化成了30w字的长篇

不管大家是如何看待这篇文的,我一直认为这篇文里的主角是我刻画的比较成功的两个

姐姐的偏执于不坦诚,妹妹的坚持与善良

前面的一大半都是在折磨妹妹中度过

但是大家看到的却只是表象,在折磨妹妹的过程中,姐姐也确实受到了惩罚

这并不是一篇狗血s/m文

而是想要通过这篇文,让大家了解

真正爱你的人,可以原谅你的所有错误,即使那些错误曾经对她自己造成了极大,甚至是毁天灭地的伤害,她也只会在生过气,偷偷哭过之后笑着原谅你。

ps:另外呢,晓暴的最后一点希望,请各位看官手下留情不要举报,毕竟这是此文的最后一张了。也是最后的s/m,不管您喜欢与否,都给各位读者和我留个活路,十分感谢。此文的定制印刷也会马上推出,到时实体书中会增加7000字的番外,至于内容,你们懂得!希望喜欢的亲,就来收藏一下吧,谢谢大家!

那么今天晓暴的另一个新文《求生之路异血缘》也正式开始更新了,这是一部吸血鬼于猎人相爱相杀的虐心虐身文!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!多多撒花!点击下面的大图能穿越过去撒!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