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终曲

    只想爱你,

    很爱很爱你,

    只想看见你快乐,

    不愿你哭泣,

    宁愿你幸福,

    再多的苦也愿意承受。

    这是个明朗的晴天,也是英国少有的好天气。

    水仙花和风信子带来春的气息,许多华宅和庭园陆续开放,园艺界年度大展却尔希花展也开锣了,英国上流社交界也开始发出请帖举办宴会、舞会、烧烤会,接到请帖的人都喜孜孜的准备去轻松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,这边却有个人拿着一大迭请帖头痛不已。

    「天哪!这么多。」

    石嘉郁疲惫地扔下那些请帖在旁边的座位上,她从昨晚加班到现在,人家开始出发去游玩的时候,她却累得快断气了。

    「少夫人,到了。」前面的司机恭敬地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「哦!谢谢。」

    她刚侧过身子,车门就被仆人打开了。站在这楝大得惊人的豪宅面前,她真的有种快被压死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仆人替她打开大门,管家接过她的手提箱,女仆替她脱下外衣,当她瘫在卧室里的沙发上时,另一位女仆在旁边放下一杯热茶。

    「少爷呢?」

    「到俱乐部去了。」

    回到英国后,司承傲还是完成了大学学业,然后开了一家俱乐部,一家完全按照他意思经营的私人俱乐部,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流连在那儿。

    「老爷呢?」

    「老爷上布雷肯爵爷那儿下棋了。」

    「老夫人呢?」

    「老夫人去参加琼丝夫人的午宴。」

    「小少爷呢?」

    「小少爷跟同学去郊游了。」

    「两位小小姐呢?」

    「小姐带两位小小姐去买新衣服了。」

    太好了!

    她累得快死了,居然没有半个人留下来帮她送终!

    拖着半死的身躯去洗了个澡后,她就爬到床上去死了。可是,几乎是才刚眯眼,她突然觉得好象有只小虫之类的东西在她脸上飞来飞去,她顺手挥了挥,小虫跑了,但是立刻又飞回来了。她叹息着伸出双臂……

    「唔……」恼人的「小虫」终于停顿在她唇上了。她是很累,但也许还有一点点精力可以……

    司承傲沉重地喘息着趴在石嘉郁的身上,有好半天都动不了,当他终于翻过身子时,石嘉郁已经睡着了。可是,在他把她的脑袋小心翼翼地放到自己的肩窝上时,她却又醒了。

    「唔……你回来了……」

    司承傲好笑地亲了亲她。「是啊!我回来了。」都大战过一场了,她居然还问他这种话。「你好象很累?」

    「不是好象,是真的很累。」

    司承傲沉默了一会儿。「要我换班了吗?」

    「唔……下个月吧!」

    「好,那我有空就到公司去看看,你把重要的事先交代给我。」

    「哦!」

    虽然一开始是石嘉郁自愿担起接掌公司的责任,但是,当司家老太爷和老夫人完全放手让石嘉郁去掌控时,司承傲实在看不过去石嘉郁天天累得快宣告倒闭的样子,于是和石嘉郁协议,当她快支持不下去时,他就去「代班」,等他厌烦了,她再接回来。

    十五年来,他们就是这样过来的,而且很有默契地决定要尽快把这个累死人的摊子扔给儿子或女儿,但是……

    「咱们儿子好象对经营企业没兴趣耶!」石嘉郁叹息着低喃。

    司承傲也跟着叹气。「女儿好象也……」

    「怎么办?难道我们要这样到死吗?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那就只好……」

    「怎么样?」

    「再生罗!」

    「再生?」

    「是啊!生一个对经营企业有兴趣的儿子或女儿啊!」

    「那要是这个也没兴趣呢?」

    「那就继续生,生到有为止!」

    「你当我是猪啊!」

    司承傲笑了。「那还有另外一个办法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?」

    「找个笨笨的女婿或媳妇来做替死鬼啊!」

    「像我这样?」

    「没错,就像你这样。」

    「也只能这样了,不过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过什么?」

    「还要多久啊?」

    司承傲笑得更深了。「如果你那么急的话,我们就先帮儿子找对象。」

    「你在开什么玩笑?儿子才十五岁耶!」

    司承傲笑开了。「那有什么关系,帮他找个大五、六岁的,然后训练个两、三年就可以上战场了,这就叫捡现成的!」

    全书完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