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十五章焦冲的真目的

叶向东坐在了秋姐的门口处,整个人变得无助而难受。

此时白雯打了一个电话过来,估计是秋姐已经给她打过电话了。

叶向东本不想接的,可是这件事肯定是要面对的,所以他接了下来,电话那头响起了小妈清脆的声音来。

“儿子,回来再说,我在家等你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拦着他”叶向东冷问。

“我能拦吗樊青青跟我没什么关系,我保你是因为你是我儿子,要是保她,那就等于默认那件事是我安排的了,小妈能怎么样”

叶向东咬了咬牙,没有再说下去,起身往家里走。

回到家中,已经晚上七点多了,叶向东心中难受得很,因为现在的樊青青还在受着苦。

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害的。

他见小妈坐在大厅处抽着烟,喝着红酒,一双大白腿叠在一起,显出一种坠落天使的画风。

叶向东此时也不想对小妈发脾气,因为这件各归根到底,自己也是有错的,不应该让樊青青去参与自己的事,现在樊青青是在为自己做的事承担后果。

“回来了”

白雯吐了一口香烟,望向叶向东灰溜溜的身影。

“焦冲都找你说了什么”叶向东走过来问,站在白雯的跟前,也没有坐下来。

白雯吸了一口烟,弹了一下烟灰,目光才望向叶向东。

“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要跟樊青青这种女人产生感情,否则受伤害的一定会是你,你却不听劝。”

“我没有跟她产生什么感情,但是她是为我在受罪。”叶向东咬了咬牙道。

白雯拍了拍沙发“坐下来说吧,小妈仰着头挺累的。”

叶向东憋着屈气坐下来。

白雯给叶向东倒了一杯酒,然后才道“焦冲也不是好惹的,他在这边也认识一些人,你动了他,他肯定会找人查个明白的,你打他的地方有监控的,他早上就去查了。”

“那他也不认识,又不认识樊青青,怎么会找到会所去”叶向东问。

“这还不简单”

“怎么做”

“他查了你们在电影院的监控,看见我跟你的谈话了,所以就找到了会所来,然后一切不都了然了”

叶向东闻言,沉默了起来,自己做事还是太过鲁莽了。

“儿子,你要对付焦冲,不是这么对付的,你这样做也只是解一时心头之快而已,这次小妈不怪你,但是已经打草惊蛇了,你想要再对付他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”

“我不会放过他的,他今天对樊青青做的事,我一定要他血债血偿”叶向东一拳打在了桌子上。

“你跟你爸一样的臭脾气,可是现在不是以前,不是动刀动枪就能解决问题的。”

“我不会跟他动手,但是我一定要让他扑街”

白雯把烟头往烟灰缸里钻了钻,吐出最后一口烟。

“我也希望他扑街,可是小妈现在有把柄在他的手里,只能暂时顺着他,现在担心的是,他会对付你。”

叶向东倒不担心他对付自己,因为对付他,自己有的时办法整他,而对付身边的人,他却就被动了。

“他能怎么对付我”叶向东不屑的问。

“她知道你要开酒吧,估计会在这方面下手,我警告过他,那是我投资的项目不能乱来,他说只要项目不是你接手,他就不动酒吧,是你接手就一定会动手。”

“呵呵,你是打算将项目交给别人”叶向东冷笑问。

“你觉得我会这么不公平吗我说过给你机会,就会给你机会,如果他真搞倒你了,我也只好换人,如果你撑得住,我又何必把自己的酒吧让给外人去做”

白雯的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叶向东现在感觉八面埋伏,没有一个人信得过的。

没了酒吧,他就没办法还上白雯的钱,就得跟她结婚,结婚之后肯定就是离婚,离婚的第一件事就是分家产。

这样一来,叶向东的会所可以说跟他没有关系了。

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白雯是真的想跟自己结婚生子,那都是借口。

“儿子啊,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盟友,小妈能提醒你的就这么多了。”

“盟友哪里找我对焦东的了解也只有那么一点点。”叶向东没好气道。

白雯叹了口气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焦冲现在过来这边其实是想要拿下宏霸集团的分公司的。”

“这个集团我倒是听说过,搞地产的。”

“没错,我们会所的这块地,他们也一直盯着,焦东这次过来深市,有好几个目的,一个就是把分公司弄到手,另一个就是想将我们会所的地皮收购了,还有一个就是顺带将我收为他的小情人,他可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,你以为他真的是想跟我在一起吗他只是打那块地皮的主意罢了,这其中的复杂心机,你还有得学呢”

叶向东闻言,内心在颤抖,他以前从来没想到人心可以复杂到这种程度。

现在听白雯这么一说,才明白,一切都是有目的的。

焦冲搞这么多事就是想要得到地皮,而不仅仅是小妈的身体。

“你跟我说这些,是想证明你不想将地皮让给他”叶向东反问。

“你还不相信小妈小妈真的想吞了会所,也不会跟这种人合作,到最后我能图到什么利益呢”

叶向东沉默了,因为小妈说的也是有道理的,她是一个聪明人,能看透焦冲的真正目的是地皮,而不是她,还告诉了自己这个秘密,也足够证明她不是跟焦冲一伙的。

但这也不能证明她不会跟别人合作。

“好,不管怎么样,你算是给了我点帮助,只是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处理这件事让我来对付焦冲”

“呵呵,我这不是身边没人吗现在找你对付他不行”

叶向东没话好说,他站了起来,现在心情很不好,又没有樊青青的消息,他想出去走走。

“你去哪里”白雯问。

“随便走走。”叶向东随口道向门口走去。

“你就不想知道宏霸集团分公司现在由谁负责吗”白雯道。

“你就不能一次说完”叶向东没好气问。

“急什么你这么急能做得了什么事坐下来吧”白雯这么说,叶向东只好又坐了下来。

“说吧。”

“宏霸集团分公司现在是由焦冲老婆的外甥女管着,早几年他们就斗争得很厉害了,现在将她侄女逼到分公司了,还想将她完全逼出公司呢”

“焦冲老婆应该很年轻吧,她外甥女能有多大”叶向东锁眉道。

“说来话长,他们那一代都生很多孩子,焦冲老婆沈碧是他们家最小的,沈碧的大姐嫁给了宏震集团分司现总裁沈之雅的老爸,后来沈碧的大姐离婚之后,沈碧就用手段,嫁给了,沈之雅的父亲,换句话来说,沈之雅要叫沈碧后妈,只不过她不承认,只会叫他小姨,这关系复杂吧”

关系虽然复杂,但是叶向东还是听明白了。

“那我现在要找的盟友就是那个叫沈之雅的女人了”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