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七十一章跟沈璧合作

沈碧听完这句话之后她怔了一下。虽然她知道焦冲不会像表面上那么忠心听话,但是却没想到他竟然找别人的老婆。

“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”

沈碧如此问道。

叶向东看她有反应了,心里暗暗高兴。

“也没什么,我就是想告诉你,他对你并不是很好,你没有必要为了他而做出这种事情来。”叶向东说。

“呵呵,我做了什么事情什么叫做那种事”沈碧如此说,她的眼神有些不悦。

“我的意思是说,你没有必要维护他,帮他完成了事业就没你什么事了。”叶向东说。

沈碧想了想。

“可是我不能光听你片面之词。”沈碧有些不相信道。

“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,但是我不会拿我后妈来开玩笑,你是聪明人,只要调查一下就知道了。”叶向东如此说。

他现在也只是想赌一把了。

早知道沈碧这个人不是那么好说话的。

“那好,我会调查的啦,不过你的要求我恐怕不能马上答应你。”沈碧,望向叶向东说。

叶向东本来就知道她不会那么快答应的,不过现在他她既然这么说了,应该也是有点希望的。

“我在这边不会很久,我希望你这两天就调查清楚,我还有事情要跟你说的。”叶向东心里还有事情,想说不过现在不是时候。

沈碧看他这样子,没想到一个小年轻好像是城府还是挺深的。

“你有什么事,现在可以跟我说,答应你调查焦冲的事情,我会调查的,如果核实了,我会把他撤回来的。”沈碧现在有点想了解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。

“现在说合适吗”叶向东望了望身边的那个女子。

沈碧马上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,看了一下身边的那个女子,示意她离开。

那个女子离开之后,沈碧才望向叶向东。

“现在你可以说了吧”

叶向东有些紧张,他要说的事情已焦冲并没有多大关系。

“你知道苏馨吗我指的是她过去的事情。”叶向东觉苏馨既然对付他,他没理由不设防的。

从一开始苏馨接近他他就觉得有目的的,现在看到那段录像之后,他才彻底明白苏馨根本就不是为他好。

不管怎么样他不会让苏馨知道她他在暗中防着他她,而苏馨最大的敌人就是沈碧了。

所以叶向东才会打算找沈碧来做自己的盟友。

“哦,我知道她过去的事情,你想了解她什么”沈碧问道。

“她所有的一切我都想知道。”叶向东有些兴奋的道。

“你问她的事情干什么”审批突然有想了解她想的是什么。

“不瞒你说,他是我的主治医生,是心理方面的。”叶向东,打算坦白道,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副人格一定会来找她的。

“你心理有什么问题能说一下吗”准备对眼前的年轻人更加有兴趣了,并不是说她有心理病有兴趣,而是因为他对苏馨有敌意。

一直以来他都想对付沈之雅,可是找不到方法,现在有一个苏青身边的人做卧底,她自然会有兴趣。

“我有双重人格,另外一重人格非常暴力,来找你的并不是我就是那种重格,但是他睡了,我才来找你。”叶向东说。

“现在事情有些复杂了,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。”沈碧有些糊涂的问。

叶向东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跟她说了一遍。

沈碧听了之后觉得太不可思议了。

“你不相信我”叶向东问。

“越奇怪的事情,我反倒越相信这种事情发生在你身上,你跟我说,我当然相信。”沈碧说。

其实沈碧并没有怀疑,而且就算怀疑他也会选择说相信他的,因为她想叶向东做她的盟友。

“这种事情一般人都不会相信了,我跟你说也只是赌一把了。”叶向东有些纳闷的说。

“看来苏苏馨跟你的第二重人格过来是另有其谋。”沈碧说。

“没错,要不然她不会不让我过来见你的,反倒跟我的第二重人格恋爱了,我觉得她想谋杀我。”

叶向东说到这里,整个人的精神都变得恍惚紧张起来。

“我告诉你吧,苏馨对你其实就是想做一个实验,他她本身就是心理学的一个疯狂分子,比你跟我说的事情更加荒唐。”沈碧淡然的说。

“其实我还是挺相信沈之雅的,我跟你合作,但是并不代表我可以跟焦冲合作,地皮我不会转让给他的,这点我需要提前跟你说明的。”

叶向东对沈碧还不是那么信任,但是他苏馨已经不信任了。所以并不会满口答应她,而且他已经借了沈之雅很多钱。

“我明白的,你是想跟我合作对付苏馨的事情。”沈碧笑道。

叶向东点了点头。

“那我跟你说一说苏馨过去的事情吧”

叶向东洗耳恭听。

“苏馨以前是一个心理学教授的学生,你应该知道郭浅瑶吧,他们两个都是那个教授的得意弟子。”

叶向东点了点头,他说他知道这个人。

“他们两个人组装的心理学和心理发展方向都是两个极端,不过殊途同归,他们主张的心理学方面的事情,我就不跟你说了,郭浅瑶的那个组织,你知道吗”

因为事情比较复杂,沈碧得一个个的问。

“我知道一些。”

“以前苏馨跟郭浅瑶有过一段时间一起发展组织的,后来才分开的,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沈之雅,苏馨是一个双性恋人。”

叶向东听到这里他很吃惊,怎么也没想到苏馨竟然是一个双性恋人,他的爱人还是沈之雅。

这么说来,苏馨让自己跟沈之雅借钱就是想害自己,是为了那块地皮。

只是跟焦冲用的方法不一样,焦冲接近自己的后妈,而他们却接近自己。

现在自己已经被她们用钱牵制了,他不知道怎么摆脱他。

会所的地皮已经可以说是他们的了。

“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能把会所给他们,如果你有什么难处,可以跟我说,你跟焦冲之间有什么过节我可以处理他。”沈碧道。

现在沈碧心里非常的兴奋,因为她觉得自己这一局终于要胜利了。

为您推荐